歡迎光臨土豆燒雞專賣店
死廚自宅,緊腎自縛

寫作阿青拼作文曲星讀作坑神。

《和條頓大人在一起》

寫作S子拼作天爬者讀作哼唧唧神。

《東西漫遊》等等等

瑪麗亞

基爾伯特

條頓仔

貝什米特

寫作阿杆拼作換棉花讀作坑神兔。

大三角本啊擦

寫作云咩讀作萌神TVT

說明書啊小餅乾啊

鳥人

五塔勒黨

隨你喜歡怎麼斷句=。=

死普廚沒藥醫

2011/08/16 (Tue) 脚本铺的小木猫【无聊小原创】

呃……无聊小故事,深刻体现了店长想要过百无聊赖坐吃山空的无建设性理想。
不过我知道绝对有一串土豆站在我身后做些差不多的梦……嗯呐。
原创。


剝皮手【糟糕產物】 | comment(0) |


2011/06/20 (Mon) 【讀後感作業】我心中的三盞燈

一件一件來交差…阿桿這個…邊打瞌睡邊寫的,反正邏輯是沒有了,就當是我良心發現好了…畫面部分反正圖好看以外我看不出啥內行門道就全部略過啦(挖鼻


剝皮手【糟糕產物】 | comment(0) |


2010/10/24 (Sun) 爺的耐力不行了,一夜只有七次

雖然坑問卷也不是頭一天了

昂!


剝皮手【糟糕產物】 | comment(13) |


2010/10/20 (Wed) 我一鬱悶就想拿阿西開刀

沒辦法誰叫我是個黑心的焚蛋(喂

咳。
“吃過午飯之後,路德維希突然忘記了一點什麼。他把平時用來午睡的半個小時花在列明細表之上,但是沒找到答案。於是下午回到家,他發現家裡大門沒鎖,門廊的燈又忘了關,不合腳的鞋子又踢到沙發底下,一片空白的硬皮筆記本遺忘在沒關上的窗臺邊。
“忘了啥呢?路德維希找不到也想不起來了。”

……好吧我根本就是在虐自己啊口胡!!!

剝皮手【糟糕產物】 | comment(3) |


2010/09/24 (Fri) 各種打出來的愛火……

碰碰實在是太美了TWT勤勞的,有求必應的,哆啦A碰!!!

曾經有這麼一個故事(梗):

散打搏擊術教練(筋肉)諾如何與為愛走天涯(咦?)學習武術強身健體的白領上班族典打出愛火的故事



然後讓我與碰碰激起了愛火(咦):
散打
(版權所有by淫客碰碰)

沒想到啊我竟然還有能量條(?)能夠拿來充更新誒……感動得我自己都涕淚縱橫了!

於是下一個任務就是努力的寫阿典那個木匠梗,我要努力!!
順便備忘一下:
阿杆你說要把冰川梗拿去寫在本子裏就一定要寫完啊否則我屎不瞑目啊!!!

剝皮手【糟糕產物】 | comment(1) |


2010/05/23 (Sun) 【東西中心架空】悠長之旅

坑深,腎入。

贖罪orz


剝皮手【糟糕產物】 | comment(0) |


2010/05/23 (Sun) 被fatmanP和古川P中出了!!!



什麼也不用說了,這倆人…………犯規啊!!!!!
雖然之前一直很想趕快把典諾都市言情(就是那個下雨天撿了個大活人的那個)搞出來,但是寫著寫著就乾涸了……luka這汪清泉來得及時啊!!!綠洲啊!!!
這歌詞直接就讓我升天了嗚嗚嗚嗚嗚嗚我要去哪裡才能找到這麼美好的luka呢TWT感謝你fatmanP!!感謝古川P一如既往的美圖!!犯規了啊!!!耳朵懷了啊壯士!!!!!(真的這樣下去126不用解禁了……
luka!luka!!!我的嫁!!!!


內文是都市言情的劇情碎片,丁諾鯨組典諾,因為連坑都不是所以腎入……!



剝皮手【糟糕產物】 | comment(0) |


2010/05/12 (Wed) 【獨普】巢

……

路德維希·貝什米特深信每一個國家的屋子裏都有著一個經年累月不可計數其中失物的閣樓,因為他不願意讓自己的家顯得太過特別。每次他費盡力氣將不知該如何處理又不能立刻扔掉的物件拖上閣樓安置好時,他都會不經意的瞄一眼東南角那個能曬到朝陽的角落,然後回到樓下將打掃衛生的計畫潦草的寫在牆上的月裏上,到了月底又一事無成的將其撕下燒掉。是的,他太忙了,幾乎每天都有意外打破他的計畫,他也只能任由原本雪白的行事曆越描越花,就像那個原本整潔的閣樓,漸漸的蒙上了塵埃的暗淡。
有時候做夢會讓路德維希回到很久很久以前的日子,他還很年輕,有耐心和足夠的好奇心去將那個放在現在已經被遮擋了的角落裏的機器人拖到正午的太陽能照耀到的地板上,仔細擦拭那已經變得焦黑暗黃的機體和關節,從破損的部位取出裸露在空氣中的零部件打磨、上油、臨摹,甚至學著去打造新的部件來替換掉已經快要碎成風中齏粉的那些鐵塊。
路德維希不明白,那時候的自己為什麼會這麼一心一意的打理著這臺不知何時開始失靈的破舊機械,他根本想不通自己至今還留著那臺機器人的殘破肢體到底是要證明什麼,又或者是想記錄些什麼,反正絕不是在期待什麼。孩童時代的夢想和愛好已經如同機器人那破損丟失的右腦一樣不知所蹤,他最後一次擦淨那機器人身上的落塵,將他輕輕放在角落,便放棄再去延續年少時的夢境了。

在颶風來臨的季節,路德維希終於獲得了一個難得的長休——或許應該說他被暴烈的天氣困得哪裡也去不成,只能在家裡四處踱步焦慮不安。他想起了閣樓有一處比較脆弱的地方,便帶著工具箱爬上閣樓檢查。長久沒有開關的電源按鈕生硬得讓路德維希幾乎將食指第一關節貼到了第二關節上才能按開,燈泡閃了一閃熒熒的光亮了起來。路德維希感到了窗邊有冷風吹向自己,湊近才發現窗玻璃的一角不知何時被擊碎出一個網球大小的破洞,雨水淅瀝瀝的撒到了窗戶裏聚成溪流蔓延向稍低窪的角落。那臺破舊的機器人正安靜的躺在水窪邊上,一隻腳正好踏在水裏。路德維希直覺的想抱起機器人放到別處去,可是他馬上又停下來:一台破舊的機器而已,就算不泡水也已經報廢了,何必折騰呢?可是就這麼放著他又讓路德維希覺得不舒服,他便用橡膠泥暫時將窗玻璃的破口封堵上,再下樓取來拖把將那灘水簡單的拖乾,就帶著工具箱關上燈又回到溫暖舒適的起居室裏了。路德維希想起自己還有一些堆積已久的文件在書房裏,那比起打理閣樓有意義多了。

當路德維希將頭從枕麻掉的手臂上抬起時,暴風雨已經如同昨夜閣樓裏那灘水跡般消失得無影無蹤了。他搖搖頭甩開沉重的睡意,將被壓得扁平的文件攏好,活動著身子站起來看向窗外如同幻覺似的陽光。路德維希用了的伸了伸懶腰,決定要趁著這日光消失前將閣樓的玻璃換掉,誰也不知道美好的時光在這樣的時節裏能持續多久。他夾著薄薄的玻璃片走上閣樓,從窗口刺穿閣樓那陰暗色調的淡薄光線在浮塵間動蕩不安,讓倉庫的黑暗變得更加具象。路德維希將新的玻璃片放在牆腳,打開窗戶卸下破損的舊玻璃放在地上,正要拿起新玻璃的瞬間,他仿佛在眼角的範圍看見了什麼跳動了一下。
路德維希抬起頭看向了躺在角落的機器人。失去光澤的外表和零部件,右腦部分的頭部整個不見了顯露出一個黑黝黝的洞口,已經被遠離年少時光的他所拋棄許久的機器人,本來不應該有任何生命的跡象的機器人,路德維希在這樣一個破舊不堪的機器人的右腦邊上,看見了一隻小小的麻雀正探出腦袋看著自己。
路德維希一動不動的看著那隻小小的活物的腦袋,那小鳥也認真的看著他。
“唷,好久不見了!”
路德維希幾乎就要以為那隻小鳥下一秒將會通過那破舊的機器人的嘴巴說出這樣的話的時候,小鳥只是輕輕的跳了一跳,“啾”的沖過了沒有玻璃的窗戶,向著遠處的森林飛去了,沒有回頭。


end


剝皮手【糟糕產物】 | comment(2) |


2010/05/11 (Tue) 【奧中心】1000001colors

羅德里赫覺得自己仿佛被谁輕輕歎出的一口氣吹動了,他匆忙一回頭,在河邊睡得正香甜的路德維希輕輕起伏的胸口已經離自己越來越遠。
羅德里赫順流而下,身輕如浮萍,他想要抓住垂落水面的樹枝,可是樹枝却輕柔的繞開了他伸長的手,將他鼻樑上沉重的眼鏡摘去。“啊——我看不見了——”羅德里赫正想抱怨,可是站在遠處的樹梢已經對他揮起了手。他被水流卷動著,景色在眼裏一會兒湛藍一會兒五彩繽紛,這時他才發現身下流淌著的是一條透明而繽紛的河流。羅德里赫驚奇的撫摸著仿佛空無一物的河水,河水也很歡快的在他的指尖濺起了水花,於是羅德里赫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河水仿佛感受到了快樂的心情,漸漸的高漲起來,像是一隻又一隻跳躍的兔子,又像是雀躍無比的鳥群,歡快的將羅德里赫舉起,飛跑轉過彎彎的河道,羅德里赫只能軟綿綿的趴在波浪之上提醒道“笨蛋先生別太莽撞”。
羅德里赫心想,這是要把自己送到哪裡去呢?河水咕嚕咕嚕的翻湧著,仿佛要把答案从深深的河底吐到空氣中來。羅德里赫透過明亮的水面看見了有著一股水流正在奮力沖上来,那是深紫色的水流,帶著濃郁的青草味,讓他不由得想起了從小歡快奔跑的一片草原。那股水流仿佛也看見了羅德里赫,抖了抖,又繼續向著他席捲而來,羅德里赫不由自主的將手探入河水里,想要牽引起那股香氣,於是他們終於相碰了——是涼爽的清泉,儘管才碰觸了幾秒,那股泉水就拼命的往前沖去,頭也不回的速度簡直如同看見了山頂的青草地的羊群。羅德里赫幾乎是嘆氣的放任自己將手浸泡在飛速流走的水流里,仿佛能夠抓到一些紫色的寶石碎屑。這時他感覺到手裏真的抓到了什麼。他將手高舉到太陽底下,發現那是一朵雪白的花朵,精緻的花瓣與綠葉被很仔細的打理过,並且被很小心的夾在了他的指縫間,所以才沒有被沖走。這是一份珍貴的禮物吧,羅德里赫欣喜的將花放在外套的口袋里。如果水流能將他帶到那股泉水所在的地方,羅德里赫想著一定要对他說聲感謝。
於是羅德里赫繼續枕在浪花上漂流,他聽見身後傳來極大的喧嘩聲,回頭一看卻是一條紅色的奔流正在水面向著自己沖來。他正想皺起眉頭時,紅色的奔流已經飛躍而起將他包裹起來——“糟糕了”,羅德里赫閉上眼睛等待水灌進身體的那一刻,却發現水像軟綿綿的雲朵一樣,也許他願意的話,可以一手推開。他睜開眼睛,只見包圍著他的紅色奔流嘩啦啦啦的翻湧著,看起來很是得意,他還來不及訓斥道“会嚇到人的你這笨蛋先生”,那道奔流仿佛已經知道了他正準備開始說教,立刻散开,稀裏嘩啦的濺開在依舊愉快的奔跑著的河面上。羅德里赫伸手只捉住了一片冰涼的紅色水花,他歎著氣收回了手,却發現手心还保持著冰涼,原來是一顆沒能逃跑的深紅色水滴,已經在太陽之下凝結成了晶瑩剔透的寶石。羅德里赫鄭重的將寶石放進了口袋里,和白色的花朵放在一起。河水如果載著他經過那道高漲的紅色水流,羅德里赫一定會輕輕的將那顆寶石還給他的。
於是河水繼續托著羅德里赫向下游前進。羅德里赫向遠處張望,也許下游的岸邊會有什麼人在等著自己呢?這時他感到了身下的河水輕輕的抖動著身體,緩和了流速,仿佛在等待著什麼的到來。羅德里赫也眯起眼睛回頭看,一道深藍色的起伏逐漸逼近了,身下的河水仿佛靜默的行禮,平靜的等待著。於是藍色的波浪來到了羅德里赫身邊,圍繞著他打了個轉,像是許久未見的長輩溫柔的撫摸著遊子那疲憊的腳踝和沉重的頭顱,让羅德里赫感到既安心又溫暖。那藍色的波浪輕輕的撫過他的臉,羅德里赫閉上眼睛,順從的沉浸在那怡然的藍色水流里,他感覺到有什麼冰涼的東西貼在了自己的臉上。水流退去,羅德里赫睜開眼睛,原來是他的眼鏡回來了。藍色的水流不等他说再見,便掠過了他重新匯合成巨大的藍色波浪繼續前進。羅德里赫只來得及伸出手说“謝謝您——”,那波濤已經走遠了。
羅德里赫覺得心裏空蕩蕩的,手垂落到了複歸平靜的河面,他知道自己即使再次見到那道藍色的波浪也不能給予對方什麼,一直以來自己都只是从那溫柔的湛藍里獲取什麼而已。他有些失落的看著身下清澄而繽紛的河水,想著,连這道將自己帶到這裡来的河水,自己也無法給予他什麼回報呢。這麼想著的羅德里赫有些抱歉的撫觸著那乖巧的水面,为自己的歉意在水面輕輕一吻。那五彩繽紛的河水仿佛懂得了他的心意,又再度波動起來。河水高漲起來,一個接一個的浪花重疊在一起,羅德里赫扶著那些高高疊起的浪花坐起身,這時他看見了浪花間出現了一個身影,那是一個矮小的孩子,全身是色彩繽紛的剔透水花,正在浪花上向自己奔跑来。
羅德里赫難以置信的向著那個方向喊道:“——是您!”這時,河水仿佛得到了指令,突然間飛快的向前奔騰了起來。羅德里赫坐在浪花上,向著那個離自己越來越近的浪花小人伸出了雙手:“快到這裡来!”五彩繽紛的孩子閃耀著太陽的金色光芒,努力的向著羅德里赫跑來,終於和他的雙手緊緊握在一起了。羅德里赫快活極了,他握著那雙冰涼的透明的小手,在翻飛的浪花間对那孩子笑了。

当羅德里赫在河灘邊上醒來時,被他當成枕頭的路德維希正在單手翻著詩集細細閱讀。
“啊,你終於睡醒了——下午睡上一覺感覺真不錯不是麼?”
羅德里赫揉揉眼睛將眼鏡帶上,一動不動等著他睡醒的路德維希用手顺了顺他的瑪麗亞采爾,露出了愜意的表情。


end


剝皮手【糟糕產物】 | comment(0) |


2010/04/17 (Sat) 地名+交通工具系列

呃,aph无关物,与现世也无关啦。


剝皮手【糟糕產物】 | comment(2) |


| TOP | next >>

自助下單平臺

店長工作證

全

Author:全
(・ω⊂)
猥琐家
大鹹者
心之炮友
淫油濕人

貨物品種

最新買家

最新產品

全然惡友賬

踩點看貨

00315 hit:淇奧 ‖ 01712 hit:毛K

02012 hit:moon‖ next hit: 12012

四海客來

加盟惡友連鎖店

讓這人變成惡友(真的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