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土豆燒雞專賣店
死廚自宅,緊腎自縛

寫作阿青拼作文曲星讀作坑神。

《和條頓大人在一起》

寫作S子拼作天爬者讀作哼唧唧神。

《東西漫遊》等等等

瑪麗亞

基爾伯特

條頓仔

貝什米特

寫作阿杆拼作換棉花讀作坑神兔。

大三角本啊擦

寫作云咩讀作萌神TVT

說明書啊小餅乾啊

鳥人

五塔勒黨

隨你喜歡怎麼斷句=。=

死普廚沒藥醫

2009/05/12 (Tue) 小西蘭被領養啦

今天下午剛聽說的,小西蘭被以前旺記快餐那個位置、這一年已經改裝成小賣部的店老闆領養了。咱班一位男生聯繫到了老闆,聽說想要養貓,就帶去了,如果我們想看小貓還可以隨時過去看。啊,真是太好了,總算在畢業前把它找到地方安置了。小西蘭,要乖乖聽爸爸新主人的話,不要再抓人褲管子玩兒啦……

聽gelin宿舍的姑娘說,小貴族貌似不是被春哥趕出去獨立,是被人領回家了orz嘛……不管怎樣,有個歸宿總是好事,雖然我覺得小貴族可以稱霸白雲山建立總後宮的………………(自己去死一死了

因為我通宵夜戰喜歡大開門戶的關係,春哥都會跑到我凳子後面(其實就是門邊上,窗臺下面的一塊空空)打呵欠。不過昨晚我餓了,自己偷吃魷魚乾,沒給春哥吃,春哥把我追了一層樓也沒吃到東西,鬧了彆扭……不曉得今晚還會不會進來,汗。

汶川啊……就這麼一年過去了,那些流離失所的人們不知道安置得怎樣呢?娃兒們離期末考也很近了吧……希望自己賺到錢的時候,還能給汶川貢獻一點點力量,只要那裡的建設還需要支援、而我這樣的小市民又能幫得上忙的話。

中國加油!我們不會忘記!

貓咪記事 | comment(4) |


2009/05/10 (Sun) 無關風月

深夜。披上大衣時總是燥熱不已,可方才解下便又有寒風自山邊經過。手上忙得快要把腳趾也借來幫忙,嘴邊就算想叼著點甚麼也徒然空想罷了。可是直覺就是這麼神奇的一回事,明明已經無暇他顧了,還是不自覺的回頭,果然,身後隱隱約約散發出帶有重量的氣息,自是有人在。
說是人,其實也就是一隻粗通人性的母貓而已。明明是勤快的生孩子的雌性動物,卻被人“哥兒”“哥兒”的喚著,倒也可以一笑。
因常與“哥兒”碰面,自是略懂其性,便不以為意的任它盤踞在門邊,回頭繼續做大人該做的事情。一時之間人貓相背,各自為政。
下半夜將至,進度甚緩之餘還不時因體虛氣喘而咳得不能做事,只能鬱鬱站起身,跨過已然睡倒在地的“哥兒”去盛水。門洞大開本為通氣,可這深夜的風確實難耐,拿著杯子回來時正要關門,忽見滿地白霜,心中頓時有些高興,儘管平日也常常戰到天明,可終究是背對霞光,能夠看見這般無雲明月已是難得。遂蹲於“哥兒”身旁,“哥兒”也是眼睜睜的盯著天頂,輕輕地瞟了閒人如我一眼。若要問我這般討厭五羊城,唯一捨弃不能的是甚麼,怕是只有這名山的靜默夜景了吧。三年以前與同級兩名山城好友曾於三更時分同坐在樓道上,癡癡看著夏日第一夜的雷鳴電閃,儘管那兩位友人已各奔西東,那夜沉默溫和的氣氛至今依舊無法忘懷。月輪每夜升降,時光一去不返,然而這天上的白光總是把舊有的記憶輕易的帶回來。
風再起,咳了一陣,終於下定決心站起身,把門關上,“哥兒”嗚嗚輕叫兩聲,站起身來梳理毛皮。正回到桌前坐下,眼角只見打扮端莊的“哥兒”後退一小步,“嗖”的跳上了窗臺,蹲在上面背對室內晃動尾巴。原來這貓也是想找個能靜靜陪它賞月的“酒友”啊,可惜被不解風情之人壞了性質。那貓倒也淡定,扭頭又瞟了一眼,還未看見他人歉意的微笑,便又“嗖”的躍下窗臺,蹤影不明了。
不自覺歎了口氣,貓的來去自是不由人,再起身打開門時,地上的白光也已然被雲霧奪去,徒留一地黑影。

影像003
是夜有感,謹記。

貓咪記事 | comment(0) |


2009/04/29 (Wed) 小貓精神的回來了【29日22:50追記寫真】

雨天把小貓帶回去打點了一晚上,小貓是精神多了,但是被雨天的奶奶發現,果然還是沒辦法寄養在家了,只好拿回來。因為我的死線很快又要來了,正在煩惱怎麼辦的時候,隔壁宿舍的diu姑娘好心的承擔起白天照顧小貓的任務,晚上果然還是要給我這個偽時差黨的說。也好,反正現在先養著,總有一天會找到飼主的吧,而且五月六月我們都要離開了,怎麼也要讓小貓獨立起來了。
啊,時間太不夠了。

小貴族現在已經開始在法語那邊活動了,基本上不需要再擔心了,所以我應該不會再寫關於小貴族和春哥的日記了,法語的姑娘們還提供了一個廢棄的小皮箱,現在兩母子在裏面過得很好。

現在雨天帶回來給我和diu姑娘照顧小貓,名字暫時沒想到,但是是個過動兒,怎麼也不老實,所以沒辦法自然的拍全身照,基本上都得我和diu姑娘抓著它才能看到正臉。所以只放幾張比較清晰的圖了。
我覺得它還蠻像西蘭的(爆
請找個旦那把它領養回家……?好吧,就叫它小西蘭吧=3=

【21:39追記】
diu姑娘那邊要洗澡所以小西蘭提前送過來這邊了。一過來就很想喝奶,剛好幾個同學都在,就看著我給小西蘭用空針筒“擠”牛奶給它喝。然後順便遙控同學怎麼給它排尿。然後小西蘭就在我桌面活動了。一開始它以為滑鼠會自己跑,後來發現有條電線帶著跑,被我揍了,才發現是我的手在動。然後就一直想拍我的手……
現在小西蘭在我的電腦排風口睡著了。剛好替我抵擋了電腦風扇吹出來的熱風,一舉兩得。我也先去洗澡好了。
不過看它擠在那麼一點點地方睡,突然讓我回憶起小時候的自己,也超喜歡找角落躲起來睡覺的XDDDD。照片回頭再整理。我終於買了讀卡器啦。



kris那邊清晰的照片回頭再拿來。
照片29日22:42已經更新。大圖請點觀看。


貓咪記事 | comment(12) |


2009/04/28 (Tue) !!!你好!波蘭的姑娘!

波蘭的姑娘你來自別爾斯科-比亞瓦!?!?!?!?!?!?(哭了!!
(原因請自行wiki……?

請讓我……感動一下!?!?Witaj! Dziewczyna z Bielska-Białej!(古狗出品!)

也歡迎阿爾家的姑娘來做客XD Welcome you from U.S.A.!(人肉翻譯機orz)

是說這幾天沒有寫貓咪日記,是因為小貴族已經穩定下來了,昨天開始還跟著春哥在五樓活動了,它真的一下子長大了好多呢……安心啦~
會成為一隻出色的野貓的!然後制霸學校成為白雲山腳的歐羅巴之王!(哈布斯堡時代的來臨!!?!?

今天雨天回來了,說先去看看貓,結果突然奔回來問我有沒有給小貓餵食的東西,我說“欸?小貴族可以自己吃東西了啊”,她就搖頭說“不對,是另一隻小貓”。
欸?!另一隻!?!?!?
趕緊一起奔去看,法語宿舍的姑娘們正在沖牛奶給它喝。那毛色一下子就讓我想起了小普。
然後雨天熟練的給小貓用吸管灌牛奶,我在一邊看著偶爾幫忙抓住它腦袋讓它安心很牛奶,邊聽姑娘們的新情報:
這隻小貓是剛才五棟的姑娘們拿來的,說是我們這隻貓的幼崽,所以放下就走了,可是春哥聞了它很久都不肯餵奶給它,小貴族還打了這隻小貓,春哥因為被姑娘們按著想給那小貓餵奶還逼急了差點咬了小貓。這隻小貓身體非常虛弱,而且感覺好像有病,眼睛都快睜不開了,只能趴在地上抖,非常沒有精神。因為得到確定的情報說被抱走的四隻都在那些姑娘家裡很健康的生活著,所以不可能是春哥的娃兒了。
於是我們想要麼就得讓這隻小貓在這邊生活,可是得冒著可能會被春哥它們攻擊的危險,畢竟春哥已經把法語那邊當成自己地盤了orz要麼就是拿回去五棟,可是據我所知五棟沒有母貓……?這隻小貓到底怎麼來的呢……???
看著小貓還在抖,我和雨天分頭,她回去拿毛巾裹起小貓,我上去樓上看看之前裝小貴族的鞋盒還在不在。跑進樓梯間的時候,突然看見小貴族一個人在垃圾桶邊撲垃圾。突然之間好像dejavu一樣,有點想哭。然後就又順便抓起小貴族跑上去。鞋盒沒有找到,跑回來,雨天和法語的姑娘決定去五棟一趟。
回來以後她們說五棟的姑娘是在五棟後面的小花園撿到的。然後我有點不信邪的找了照片對照。
這隻小貓,是小路德。
花紋對比過了,不會錯的。
剛才對比了頭紋,然後去找了法語的姑娘拿照片比對了腳部紋色,又斷定不是小路德。五棟的姑娘說昨天聽到有貓叫了一晚上,所以跑了出去把它撿了回來。然後那邊的一個俄語的姑娘聽說以後,說應該是三棟的貓,就讓那些姑娘帶回來了。
後來聽另一位法語的姑娘說,男生宿舍那邊今早發現不見了一隻小貓,貌似也是黑黑的。

我和雨天把小貓帶了回來,這隻小貓只有三周大的感覺。然後我們幫它排便了以後,它精神多了。開始在我和雨天給它找的鞋盒子里活動起來。雨天打算去看看一個養了三隻貓的法語外教肯不肯養,不行就帶回家,至少先看看病再喂強壯一點吧。

即使證明瞭不是小路德,但是我還是想說,這世界上,真的是無奇不有的,我非常的願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真的。(我真的又要走上系帥的道路了麼orz

貓咪記事 | comment(4) |


2009/04/26 (Sun) 放心

吃飯前去樓上看了一眼,小貴族卷著孤零零躺在箱子里,不過今天的氣溫比較高,所以只是輕輕的給它蓋了一下,就回去了。吃飽飯和gelin一起上去,春哥已經回來了,兩隻正卷在一起睡覺,春哥的爪下面還被之前來喂食的姑娘放了個小狗娃娃(笑爆)。我帶著水給春哥裝了半盒子,春哥聽到水聲就跑出來喝水,小貴族被動作影響到,轉了一圈,露出了毫無防備的肉球(嗷嗚!)……然後喝完水春哥又捲回去睡覺。小貴族整個被擠到一邊XDDD然後我就順利的掐到了今天的肉球……>w<!!
然後gelin說今早大黃和春哥就在她們宿舍門口大打一架。我那時候還在趕【精靈的世界沒有司康餅】,聽到大黃的慘叫,但是沒出去看……大黃果然又被揍很慘呢orz|||||||||||不過話說回來,大黃很怕人,可是為啥三番五次想進我宿舍呢……?而且好像也不是很怕我……?orz||||||||是我太沒有威懾力了麼……

繼續去趕【精靈的世界好多花】……

貓咪記事 | comment(4) |


2009/04/25 (Sat) 世事果然無常

今早9點多聽到小貓哀叫,出去張望了半天,小貓跑到二樓去了,春哥正在小心翼翼的接近它,然後叼著它一點一點爬上五樓。小貴族已經有一定重量了,春哥叼得力不從心,幾次把它放在地上重新叼起,小貓就一直叫。想不通明明應該已經到了人家家裡的小貓怎麼就在二樓沒走了,但是現在關鍵是看看小貓狀況。剛好gelin準備去實習走到2樓,看見春哥叼著小少爺上到五樓,就跟著它走上來對面那條走廊。春哥應該是想把小貴族叼回樓頂去的,但是在靠近樓梯間的地方就停下了,小少爺被它擱在前幾天凌晨我發現它迷路的那個地方,抖個不停,走廊上的法語宿舍的一個姑娘趕緊把小貴族抱起來往樓梯間的箱子抱去,可是小貴族不肯呆在箱子里,它一直追著春哥走,我們才看出來是想喝奶了。但是春哥一直不肯餵奶,站得直直的就是不躺倒,我們把它輕輕推倒在地上它都愣是翻身站起來。我們一群人沒轍,心想該不會今天開始斷奶了吧,俄語的另一個姑娘說去找點牛奶來(後來我才查到原來幼貓是不能喝牛奶的),回來的時候還帶著雞肉腸(貓好像也是不吃這個的orz),塞給小貓,它就是不吃,叫個不停。春哥也只是不停地舔著小貓,就是沒有辦法給它餵奶。
我走到那領養了小學生的法語姑娘的宿舍門口,大門緊閉黑燈瞎火,我只好折回頭。小貴族一個人在空落落的箱子里,應該很冷,所以我把昨天裝它的那個鞋盒(最奇怪的就是那寢室的姑娘把這箱子扔門外了,我不想作過多猜想以免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拿上樓,把大箱子里的毛布衣服團進小鞋盒,然後把小貴族放進去蓋著,讓鞋盒蓋子蓋住剩下一條縫,以免大貓回來不知道小貓到哪來去,也怕小貴族沒有力氣把箱子推起來爬出去。因為沒有奶粉也沒有貓糧,所以只能這麼看著它睡過去,甚麼也做不了了。

打了電話知會爸媽,果然不能帶回家。沒辦法,只能看大家有能力養小貴族到甚麼時候了。我到現在還在幻想小貴族不是被遺棄了,只是被那姑娘用那紅袋子裝回家的時候從破洞掉出來,掉到2樓而已……

然後今天和其他姑娘看小貴族的時候聽到了更多關於昨天的事情……可是我已經不想去想了,連腦內回想一下小普昨天可能承受的痛苦我就覺得自己受不了。野貓都是那樣的,在別人眼裡它只是一直雜種小貓,是我們太多情,非要把它們記在心裡,所以才會那麼不好過。就我們現在這個環境是養不起幼貓的,春哥一撒手不管,我們就只能看著小貴族虛弱下去。雖然很殘酷,但是自然的物競天擇是永恆的真理,人類就算可以一瞬間給它們帶來一線生機,但是還是改變不了規律的。
我并不是個多愁善感的人士,如果小貴族真的就這麼走了,儘管我知道這不是我造成的,但我一定會憎恨自己的無能為力吧,甚麼都做不了的人類最沒用了。這幾隻小貓勾起了我很多過往記憶,而我除了記錄下和它們相遇的每一天,就只能默默承受這種交出了心的小小痛苦。我會一直看到最後,這些小貓或許都只是世間的匆匆過客,至少我還會看到最後。而且還有那麼多姑娘記得你們,一瞬間也好。

【1205補記】
正在開窗透氣的時候看見了那個領養小路德的姑娘住的宿舍有人回來了,馬上跑過去打聽。
“那個領養小貓的姑娘在嗎?”
——出去了還沒回來。
“那她打算不要那個小貓了嗎?”
——不啊,她要的,只不過昨晚小貓叫了一宿我們就把它放在外面了。
我真的有種打死自己的衝動……昨晚10點多我本來都跑到她們宿舍門口想自動請纓“如果嫌小貓太吵沒人照顧就把它交給我一晚上吧”結果最後看小貓躺在那姑娘腳上睡得那麼香就又打退堂鼓折回頭了……就這麼讓它吹了一晚的風?沒凍死實在太好了= =
於是我就把憋了一晚上的話說了,房裡那姑娘楞了一愣,說,“你要是怕它凍到的話現在也可以拿回去你房間呀,回頭我再讓……”
我就欸了一聲,意思就是說你們不想照顧小貴族咯?我最後問了一次,那姑娘是不是今天會把小貓帶走,現在反正我也想讓小貴族呆在原地看看春哥會不會回心轉意來照料它。(不過我看它跑得沒影兒了估計是已經把孩子拋在腦後了吧。)看房間里那姑娘點了頭,我就再說了一次要是今晚都沒能帶走就不要怕麻煩拿到我房間就是了,不過我懷疑她記不記得住我房間號……
上樓瞄了一下小貴族,有姑娘好心給它多拿了一小塊衣服來墊著,我就把它卷在小貴族身上,希望可以給它保暖一點,至少別凍死了。


【1600補記】
在電腦前打了個盹,帶著新的裝水盒子走上樓看小貴族,春哥已經回來了,好心的姑娘們又把小貓騰回去大箱子那邊,小貴族正找春哥要喝奶。我和gelin看春哥總算重新看顧小貓了,都鬆了一口氣,就算領養小貓那姑娘不回來了,至少春哥的體溫也能保護小貓。我想把水盒子放在箱子外,但是又怕它不知道踩翻了,所就把水遞到春哥面前搖了搖,結果春哥渴得不行馬上湊過來喝,我就只能維持著很僵硬的姿勢給它壓低水盒子,因為這時候小貴族還在它肚皮下喝奶,春哥站起來小貴族就餓慘啦。半盒子的水一下被春哥舔得差不多了,嚇了我一大跳,不過多喝水也許對產奶也有好處,希望春哥還有奶繼續餵養小貴族吧。
廣州姑娘舍友很大方的表示晚上如果貓跑進來也沒關係,於是如果今晚只剩小貓一隻的話我就搬回來讓它看我寫論文……


【2130補記】
下午雨天返校看東語的戲劇大賽,本來我也要去的,但是因為照顧小貓花了些時間,論文戰不完,只好放棄了最後一次看戲劇大賽的機會了。然後和雨天去吃飯,邊聊最近的事情,反正大家心裡都有不舒服很鬱結的事情,所以就一起說出來噴完就舒服多了。moon姑娘我終於知道你是哪位啦XDDDDDDDDDDD回頭有空讓雨天幫忙勾搭你!!!!!!!
和雨天告別以後帶著gelin的炒粉回到樓上(gelin已經餓扁了)。然後看她邊吃麵邊繼續聊天,吃得差不多了就和她一起上樓看小貓還在不在。因為身上沒帶照明設備,只好用手機微弱的燈光往樓上走,看到春哥明亮的眼睛(爆),還有小貴族趴在春哥身前正在吃奶,於是我們放心多了。
“它不會死了吧?”我問gelin(俺眼睛看不清的緣故)。
“咋可能,在吸奶呢。”gelin指了指,然後我就伸手摸摸小貴族,確實是溫溫熱熱的,就安心的和gelin走了。反正今晚我就開著窗,大黃要進來也好,春哥要進來也好,反正如果小貴族孤零零一個在樓上我就去把它領回來!
雨天貌似很有興趣想領養小貴族,希望家人那邊能說得通吧。被家庭議會以兩票否決比一票贊成打擊到一整天了的店長傷心的滾走……

貓咪記事 | comment(9) |


2009/04/24 (Fri) 世事無常

中午起床后打算去看小貓,卻只見春哥在對面樓道的宿舍繞來繞去,小少爺的身影也出現在別人的宿舍內。走過去看見春哥一直想要叼起小少爺,被姑娘們壓下來不讓帶走。一打聽,卻是小普摔到樓下,死了,所以姑娘們就上樓找貓,看到夾在欄杆縫只見的小少爺就趕緊帶下來了。

生老病死是世間常態。小普只是走得比較早比較孤單而已啦……我只能這麼安慰自己。

開始的時候我還在想怎麼又有姑娘把貓搬下來了,結果一聽正在打電話找人把小貓帶走領養的姑娘說,有一隻摔下去死了,另一隻不知所蹤,我才反應過來它們說的是小學生的事情(昨晚就我一個看見了那事情),本想照實說出就好了,結果衝口而出語氣卻變得有點激動:“姑娘你們都沒搞清楚吧那隻已經被帶走了,這兩隻還是人家不要放回來的啊,我都看見了。”那寢室里的姑娘都被我嚇了一跳,然後才跟我說是下樓看見了小貓摔死了才急急忙忙上天臺找貓把小少爺帶下來的。邊打電話邊阻止春哥把小貓帶走的那個姑娘一邊喂春哥魚肉腸一邊說著“小貓可不是你啊,它們沒有你那麼厲害啊”,這話讓我聽在心裡真的很五味雜陳。
不停的想給哀哀叫的小少爺和春哥拍照,可是就是拍不到正面。只剩小少爺的合照,也許不拍更好吧……
然後有個法語的姑娘急急的走過來,問那件宿舍的姑娘,她想把小貓帶回去養可以麼,姑娘們就把裝著小少爺的箱子拿給她了,還把手裡的香腸也給她了。那姑娘接了過來然後猶豫了一下說道:“啊,它們現在還沒斷奶,吃不了這個的,得喂牛奶。”聽到這句話我安心了許多,至少這位姑娘知道情況,小少爺不會被餓壞了。於是我也跟著那姑娘往回走,那姑娘歎了口氣說:“如果昨天我沒有把它們帶回來就好了,那隻就不會死了……”
我嚇了一跳:“啊,你就是昨晚那位姑娘啊?”
那姑娘很靦腆的笑了點點頭:“嗯……”
我看了看小少爺:“你打算今天就把它帶回家嗎?”
那姑娘搖搖頭:“明天早上再帶走,今天不回。”
眼看著她就走進宿舍了,我趕緊問了一句:“那我今天下午再來看它可以嗎?”
那姑娘呆了一呆,笑著說:“當然可以。”然後就看著她把小貓放在門口,一直跟著我們嗚嗚叫的春哥就撲到紙箱邊去了。我覺得自己呆呆地站在門口不太好,就回宿舍了。
回到宿舍,剛回老家辦完祖父的白事的另一位廣州姑娘說起了這事,她突然問:“不是說貓都有九條命的嗎?怎麼能摔死了呢?”
我很低落,就隨口說:“那貓才那麼一丁丁,肉球都沒長厚……”一想到小普明明十個小時前還在我面前撲騰得那麼快樂,爬樓梯爬得那麼好,但是還是一隻很喜歡用頭著地的小笨貓而已……就真的心裡很不好受。那宿舍的姑娘往樓下指她發現小普的地方給我看,不過已經什麽都看不到了。看不到也好,就不會那麼難過了。

只是動物自我抉擇之中的一個小小失誤帶來的事故而已。可是我卻覺得自己很笨,因為有太多的遺憾所以覺得自己也是這個過失的其中一環。
也許昨晚我不去看它們,它們就不會走上頂樓了?
很多時候覺得人類很蠢,就是因為自己不停的發蠢,蠢到自己都不忍卒讀了吧……
所以,最終還是沒有機會把小普帶回家。咋就比我還早畢業了呢……

如果我不瞎掰啥按歷史順序啥的自我腦補的話……如果我真是天下第一的烏鴉嘴的話……那相信小路德和小貴族會過的很幸福的。

俺這笨蛋連東西都沒給你喂過,還拿腳趾嚇你,用泰山壓頂擋住你……小普……對不起哇。

【2230補記】
gelin回到學校,過去跟她說了小普的事情,同寢室的俄語姑娘們也說了她們知道的情報,上午很多姑娘發現了小普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就找了襯衫把它包起來放垃圾桶里了。帶著哭得眼睛紅紅的gelin去看小貴族,小貴族躺在法語宿舍的姑娘腿上睡得正香,中途醒過來一下,很快又瞇上眼了。和小貴族告了別,相信它會很健康的長大吧。
補記完


終於找到讀卡器把照片都導出來了。淇奧那邊也有一些,這邊大概也整理一下。請原諒店長這個混蛋總是在失去了甚麼以後才那麼追悔不及吧……
圖多……注意。


貓咪記事 | comment(10) |


2009/04/23 (Thu) 請好好的愛它們

【下方藍字補記4月24日0255記事】

這幾天整個人瘋狂了,拼死的做論文打電話給導師請罪,突然得到了開恩,緩了兩天,所以一挂了電話我就開心得要死,奔到樓梯間看小貓去了(gelin去"賣身"還沒回來)。
滿心歡喜的帶著鑰匙和手機(激動得連手電筒都忘帶了)跑到樓上,春哥不在,我就照著手機屏幕很微弱的光往箱子里看,一看就傻了眼,箱子空空的,我翻了翻邊上也沒見到。真的跟著春哥去冒險了!?然後疑惑著我又上了天臺,到處黑乎乎而且還在下著毛毛雨,所以我就只好又下來了,各個角落看了一轉,真的沒找到(連垃圾桶裡外都看了一轉)。心裡有點不安,更多的是空落落的……失落,然後順便到樓梯間隔壁的宿舍把法語那姑娘借走的字典接回來,就悶悶不樂的往宿舍走。才拐了個彎到法語宿舍門口,就看見春哥的屁股露出來,正埋頭在gelin隔壁宿舍門口吃貓糧。我走上去摸摸春哥,指了指樓梯間的方向,但是春哥只是叫了一聲,就呆著不吃也不動了。
等我回到宿舍放下字典,想喝口水換個心情再戰論文的時候,突然聽見小貓的叫聲傳過來!應該是樓梯間不會錯了,於是我又把手電筒忘掉了、急匆匆的帶著手機跑了過去。春哥在法語宿舍那裡不知道叫啥叫,有個高高瘦瘦的女生走出來問春哥:“你這在叫啥呀?”我邊走邊插話(對不起店長特喜歡接人話茬……)“該不會是在找孩子吧”,那姑娘逗著春哥說:“孩子不是被你自己藏起來了嘛?問我我怎麼會知道啊。”我邊走邊想,孩子是春哥叼走的?那難道現在在叫的小貓是自己走回家找媽媽了?
等我跑到樓梯間的時候,猛然看到一個穿著睡衣拿著紅色紙袋的姑娘真彎著腰不知道幹啥。我拿手機照著,看見紙袋里有兩隻黑團團在抖,我就喊了出來“啊!小貓!回來了!”那姑娘也沒理會我,伸手進去把黑團團掏出來,放回紙箱子里。我在一邊很高興地想搭話:“小貓是跑到你們宿舍里去了?我還以為被老貓叼走了呢~~”那姑娘愣是沒吭聲。我覺得有點掃興,平時來逗貓的姑娘們雖然不知道名字但是都會很和樂融融的交談,這樣冷場的情況我還真沒遇到過,於是我只好硬著頭皮繼續自言自語:“他們真不乖啊,跑到紙袋子里去了,哎呀真是的……啊哈哈哈……”那姑娘把小少爺(那斑色太明顯了)放進箱子以後站直了,抖了抖袋子。我很開心的湊近箱子一照,欸,只有兩個。然後我回頭看看那姑娘,她袋子抖完了,而且我剛才上來就看過,只有兩隻貓咪在裏面。我就很尷尬的開口問道:“……那個……姑娘呀,咋只有兩隻哇?不是有三隻的嗎?那個……你就只找到剩兩隻了??”
那姑娘終於開口了:“……我拿了一隻回去……”然後就下樓了……
……
我當下就呆住了……我還以為是救命恩人來了,結果是人販子養不起還把小朋友給送回來兩隻了……我是不是該感謝她還送了兩隻回來?????
那姑娘走得瀟灑了,我有種想要罵娘的衝動卻不能對著失而複得的兩隻小笨貓發洩,然後又很想哭orz||||||||||||||||||

我說吧……這貓是野貓,雖然是全宿舍的人在養著它們,但是你真的願意帶回去養也沒問題……可是好歹等人家一個月斷奶了再拿走吧?!春哥失魂落魄的樣子姑娘你真的見過嗎??上次春哥那四個孩子我估計也是一次被人抱走了,那天傍晚我回來的時候春哥發了狂的在一樓二樓找孩子,那個樣子真的很可憐啊!剛才在俄語宿舍門口摸春哥的時候春哥的貓還是濕漉漉的,明顯是剛剛在天臺上回來啊!真的一想到我就覺得心裡很難受……
真的是這個宿舍里看著春哥成長的姑娘都知道,真的想讓春哥開心的話,就讓她好好學會當個媽,帶著孩子隨時溜達,大家會去給她撓癢看孩子,這難道不是對待一隻野貓最好的辦法嗎?

然後這時候春哥和法語那位姑娘上來了,春哥一個箭步沖回箱子,兩個孩子撲上來繞著媽媽亂撲,春哥就拼命的給它們舔毛。我和法語的姑娘就呆在一邊看它們母子重逢,也說不出話了。春哥舔了一會兒開始左顧右盼,法語的姑娘也問我了:“怎麼就只有兩隻?”我一時之間心情很複雜,就只能說“還有一隻被人抱走了……”,那姑娘唉了一聲,說“希望跟前面被抱走的那三隻一樣,都被好好對待就好了……”春哥探頭探腦找了半天,突然走開兩步,一下躺倒在地上,就像一根滾倒在地上的大白蘿蔔。法語的姑娘啊了一聲“找不到啦,那隻被拿走啦”。我和法語的姑娘一起挪近春哥,法語的姑娘站在春哥的臉那邊,突然說了一句“她真的好沮喪啊,都沒見過她這個樣子,你看她那張臉”,我在春哥後腦勺的位置看不清,只好撓撓春哥的下巴以示安慰。
箱子里的兩隻小娃兒不甘寂寞的跑出來,在平臺上竄來竄去。今天它們開始練習“撲”和“跑”了,動作可大了,滾來滾去的,我正想抓黑團團過來看看到底是小學生還是小普回來了,結果一看我的手過去黑團團就躲,這架勢不用看臉就知道是小普了。啊,結果是按照歷史發展的順序麼……早知道前天就讓你當阿西好了……想著想著突然又心酸了orz||||||||||||||||||
於是沉默著看著春哥躺在地上不動,小普在我身後打我屁股(喂),小少爺它又跑過來啃我右腳,突然覺得左腳很寂寞……平時小學生也會跑上來霸佔另一隻腳的說……
法語的姑娘下樓沒多久,另一個法語的姑娘帶著貓糧上來了,是平時經常給春哥餵食的那位姑娘。春哥看到吃的總算精神了點,但是還是比平時要低落了很多,也沒有像平時那樣纏著貓糧姑娘的腿,只是乖乖的吃貓糧姑娘倒的貓糧。然後貓糧姑娘也湊近看小貓,我又給她解釋了一次小學生被帶走了的事實。gelin這時候發短信來說回到學校,我就讓她直接上頂樓找我看小貓,她一上到來我就一五一十把我看到那姑娘把小貓拿回來的事情說了。貓糧姑娘歎著氣說,“春哥其實可呆了,見到吃的就啥都不知道了,小貓被人拿走了也沒辦法啊……”然後歎著氣回去了。gelin氣的咬牙,直想把那姑娘找出來算帳,可是我沒看見那姑娘的臉蛋……再說了,我開始還以為人家是小貓的救命恩人,那好意思拿手機去照人家的臉啊(汗,何況我手機那破燈暗的要死)……
然後剩下我們兩個邊看吃飽了的春哥帶著小貓回紙箱躺下餵奶,給他們撓撓順毛,gelin跟我說,今早她上班前還在床上就聽見小貓和春哥在叫了,可是因為太早(五樓還都是一群已經沒課的老女人<<爆)所以大家都沒出去看,結果早上法語和俄語去看貓的姑娘就說小貓都不見了,大家就猜是春哥自己藏起來的,誰料到晚上竟然被我撞見這等事情。我們就想明白了,人家是想趁大家都沒去看貓的時候就把貓帶走,結果回到家估計有啥原因不讓養那麼多只,就只好帶了兩隻回來,本想著五樓到六樓的樓梯間黑燈瞎火的,天黑以後不會有人來了,結果被我這程咬金給殺了個回馬槍||||||||||||就只好默默放下小貓灰溜溜的走了。
事情是想明白了,可是又有甚麼辦法呢,我跟gelin也說了,就算讓我把那姑娘瞪死,小學生也不會被帶回來了啊……而且那姑娘說得感覺就像是已經把小學生帶回家了,小學生很親人,最喜歡鉆我山洞啃我腳了,還喜歡拍被我“手動”的手機吊飾,估計也是因為這樣所以被留下了吧……可是小學生是最瘦小的那隻呢……希望看在它愛粘人的份上好好疼愛它吧……
只剩下兩隻小貓了,箱子空蕩蕩的,小少爺和小普喝奶也不用再擠在一起了,可是為啥我看得眼睛老出汗唉……

唉||||||||||繼續戰論文,只希望明天上去樓上還能看見那兩隻活潑的身影哇。順大便說一句,小普又被小少爺撲倒強吻了(爆)……少爺幫了我報一股之仇!?(靠關你毛事……

等忙完這幾天,再跟淇奧要之前拍好發去的照片吧……小學生可愛的花豹臉蛋真想讓人看見哇……


【4月24日0255補記】
剛才正在看資料,又聽到外面有很微弱的小貓叫聲。因為今天有點杯弓蛇影了,所以又不放心的帶上手電筒去了樓梯口。(半路還把我去廁所的讀法語的高中同學嚇到了,汗。)
後來我一想,這棟樓除了傳達室阿姨和我,還有誰通宵醒著呢orz要偷貓我也不挑自己睡覺的時候偷對吧……
直奔上樓看到小普泡在外面咪咪叫,春哥也跟上來,有點咆哮似的吼個不停,還拼命用身子蹭我,我也不管它是不是要我滾蛋啦,手電筒一照,箱子又是空的。晃了一小下,想起了前幾天才有的前車之鑒,我就蛋腚的走下樓,果然很快就聽到小少爺的聲音從隔壁走道的法語宿舍傳來。只好歎著氣走到趴在排水磚道上的小少爺那裡,春哥也喵著跟過來了,小少爺果然比較路癡,小普好歹還是自己走回來的……
然後趕著貓咪回到樓梯間,我又指了半天讓春哥把小貓叼上去,無果。自己苦命的捏了半天找到傳說中脖子上鬆鬆的脂肪層,把小少爺歪歪扭扭的吊上去了。然後我想在樓梯上就甩掉春哥,正蹲下安撫春哥的時候,小普自己撲騰下樓梯了!開始四級還是很直不溜秋的向下,已經撲得很穩很熟練了XDDDDDDD我看著它漸漸歪倒我這邊,正想保護自己的屁股的時候,小普改變了目標,它借樓梯的高度想爬我大腿上XDDDDD結果我還是把它提溜回平臺去了。
甩掉春哥正想進宿舍的時候,突然覺得就這麼把小貓放在平臺上不太安全,他們又跑丟了咋辦,還是回頭去把他們放進箱子里吧。於是苦命的全咬金又走回頭,誰料!我剛進樓道打開手電筒,就看見小普正在想要下四樓的樓梯上回頭很驚慌的看著我!!
媽媽我走過一個拐角而已,你已經下到樓下了?!
在我無比震驚的時候,春哥又出現了,繼續繞著我叫。我還在呆滯著沒來得及跟春哥溝通讓它把孩子叼上去,小普做了令我更喜出望外的事:
它自己一撲一撲的一級一級跳上去了!!!!!!!!爆裂
好棒啊!!!!!要不是大半夜我早高興得嚎叫了XDDDDDDDD撲到一半小普有些累了,小少爺趴在上面呆呆看著西羅馬姐姐(靠)像被鬼附身一樣扭來扭曲無聲大笑(爆)……其實是看著小普撲樓梯和媽媽的動靜,我感覺小少爺可能還沒學會爬樓梯?
最終在西羅馬姐姐(再靠)的腦電波支持下(??),小普戰勝了樓梯,歡快的被樓上養精蓄銳的小少爺撲倒了。
因為太high所以捨不得走的我跟著踱到樓梯間平臺上蹲著看小貓練習撲和突襲,小少爺雖然路癡了點但是突襲的時機總是很好,不過因為小貓還是沒啥力氣所以互相攻擊也就看起來像打情罵俏(喂!!)花拳繡腿,小普你要加油啊靠大頭是不行的啊……(被小普爆菊
現在這兩隻可以比較輕易地從箱子里一躍而出了,總算不用看著它們吊在箱子邊緣撲騰憋笑憋得肚子痛了。啊……媽媽看著孩子長大的喜悅嗎這是?!!?
再次被奧普的和諧場面所治愈,看著春哥打呵欠,小貓開始發懶,我也想睡啦……
可是還要戰論文……西羅馬姐姐好可憐55555(靠到永遠)
(補記完)



然後裏面是上篇日記的回覆=3=~~moon姑娘也請不要客氣的看進來哇~~


貓咪記事 | comment(7) |


2009/04/21 (Tue) 發現“新大陸”

昨晚我戴著耳機邊聽歌邊開著門窗吹風,同寢室的廣州姑娘睡眠品質很低,非常容易被聲音驚醒,所以我基本上連起身走動都很少。但是因為前天太郎和次郎的陰影所以我一直抓著滴露隨時準備發動basara技(够了!)。就在我覺得“今夜很平靜”的時候,突然!從寢室最深處(就是那位姑娘的位置和陽臺那邊)發出了“咔嚓咔嚓”的聲音!
“啊咧!?出現了!?可是今天太郎次郎力氣怎麼這麼大居然能把東西推得咔咔響……?!難道它們也發動了basara技來對付我!?
但是聲音很快就停止了,而且就再也沒有動靜了。
“嗯。太郎次郎這麼快就撤退了?也好,給我省了滴露的錢……”
於是我就安心繼續聽歌。但是!突然之間!從寢室的深處又傳來了極其詭異的一聲——

“喵~*”

囧!最悪だ!!!!!!!!!
春哥又無聲無息的從我身邊跑進去了嗎!?而且這次還突破了防線跑進了陽臺那邊!??(是的店長這個蠢蛋就坐在門口第一個位置背對門窗……)
想著可能還有太郎次郎在那邊守株待兔,我帶著手電筒滴露一步一步潛伏過去……結果我人還沒走到陽臺,燈光先照到了一個正蹲在浴室門口的黃色的身影:“欸?!大黃!?”
大黃者,一隻不怎麼來我們這棟宿舍樓、就算來也只在三樓以下活動的公貓,體型比春哥小了一圈。沒想到大黃和春哥這麼看得起我們宿舍,接連闖進來,想安居樂業嗎!?
又怕把旁邊的舍友吵醒,但是又不得不把大黃趕出去,於是我只好盡我所能的和大黃“神交”:(以下全為千里傳音氣音交談)
“喂~不行啊,快出去啊~”(向門外用力指)
“喵~*”
“噓!不許出聲!快出去!”(繼續向外用力指指指)
“喵~*”(乖乖的向外走,但是看到了宿舍中間的同學的位置,想躲進去)
“喂!不行!出去!”(猛搖頭用力向外指)
“喵……”(向前走鑽進了和我桌子相對的同學的凳子底下不出來了)
“靠!耍賴!快出來啊!”(蹲下來用電筒猛照)
“喵嗚……”(從我和同學的桌子底下相通的縫隙鑽到我的座位那邊去了)
“!想躲!”(狂奔到自己的位置邊上正好和探出頭的大黃大眼瞪小眼,向門口猛指指指)
“喵……………………”(出去了,一步三回頭)
“滾滾滾!”(殘酷的繼續向外指指指)

最後大黃就躺在我們宿舍門外了= =。爲了防止再大意失荊州只好把門窗關了悶在宿舍里。
結果到了早上7、8點的時候,舍友還沒醒,我被悶得受不了,決定開自己身後的窗戶透透氣。然後繼續聽歌查資料的時候,突然聽到身後傳來熟悉的(這麼快就熟了呢……)一聲“喵~*”,我心下一驚“糟糕!”馬上回頭,果然是大黃,蹲在窗臺上,正伸了一隻爪子準備跳進來= =|||||||||
“…………”(冷酷的目光)
“喵嗚…………”(乖乖的把爪子收回去)
“……快走!”(用力向外揮手)
“嗷嗚…………”(失望的跳下窗臺跑了)

然後剛才吃飽了和gelin去看小貓的時候,聽gelin說大黃早上後來去騷擾她們隔壁的宿舍了(爆
三隻小貓依舊很活潑可愛,而且我和gelin逗著逗著小貓,突然發現了這麼一個事情(到現在才開始和題目有關……汗):
這三隻小貓的關係,很明顯就是條頓(後來進化成勃蘭登堡啦)、哈布斯堡、萬年小學生(也許將來就等於路德了?)的關係啊!猛捶地
條頓是全身褐紋但比較深色點的那隻,萬年小學生就是全身褐紋但比較淺色的那隻“小花豹”(膽子真的很小啊),剩下那隻黑白相間的明顯就是哈布斯堡家的少爺了,因為他白色臉蛋部份正好有一小塊黑斑在嘴角下方,之前記錯了,其實那塊斑位置沒錯只不過比貴族的痣上些XD。所以春哥其實是日耳曼爸爸!!?!!(自爆)難怪那麼霸道爆裂因為對爸爸來說“只要是羅馬的東西(也就是我們的食物、宿舍、保姆行為)都是不用錢的!”猛捶地
昨晚去看貓咪的時候,只剩小學生還醒著,條頓仔和少爺睡得很香,但是小學生看見我們以後一直很興奮(對了春哥那時候在我背後躺著……),撲騰來撲騰去,想要爬出箱子,但是因為小學生真的很瘦弱所以爬不上箱子的邊緣,最後它用了一個很爛的辦法:它踩著少爺的臉往上面蹬(少爺被他踩醒了,但是只是伸爪子撥了撥小學生的腳又倒頭大睡),而且還不止蹬了一次……(結果他還是沒爬上去,被看得很焦躁的我撈出來了<<喂!)
在小學生翻來覆去的時候,箱子的一角里,條頓仔和少爺安靜的躺著,兩個人腦袋湊在一起呼呼大睡,條頓仔因為在角落里所以小學生的活動完全沒有影響到它,少爺就很慘,被它踩醒了好幾次,最後受不了了終於趴開了條頓仔的位置去睡覺,條頓仔睡眼惺忪的被拱開了,蠕動到另一個角落(就是靠近我們站的位置的那一邊)繼續好夢。只是少爺運氣真的很不好,小學生這時候被我們撈出去以後一直喵喵叫想要爬回去(所以說小學生雖然很好動但是很膽小很孬),最後小學生勉強爬回去的降落地點就是少爺佔領的那個角落…………

剛才我和gelin上去看貓仔的時候正好是他們活動的時間,春哥在天臺上散步還沒回來,所以小貓們盡情的在箱子里撲騰打鬧。我們上去的時候正好看到條頓仔他……在打少爺(爆),原來今天已經長成勃蘭登堡了啊!爆裂
小普(換稱呼了)很愛攻擊少爺2個地方,一個是臉(正面一巴掌拍下去或者一口咬下去那種)估計算是瑪利亞采爾的部份吧(爆),另一個重要的地方就是少爺的屁股和尾巴。我靈光一閃,大喊“西裡西亞!!!!!”然後gelin和我一起抱著肚子爆笑猛捶地這時春哥突然從我背後鑽出來,一腳跨在箱子里,回頭瞪我和gelin(我們笑得太恐怖了)。然後春哥看我們收斂了一點,就邁進箱子里去,坐下。
然後少爺就被春哥的屁股壓住了猛捶地(雖然少爺他混血了但是春哥你有這麼狠心用屁股給他泰山壓頂嘛!?!爆裂
小學生的位置正好是春哥躺下來當枕頭的地方,所以小學生很困惑的從春哥的腦袋和紙箱之間的縫隙拼命把身體擠出來,結果整個就被春哥的腦袋困在了一個很小的角落了,可憐巴巴的仰頭看著我們(還是反著看的,噗)。小普一開始就躺在另一邊所以完全沒有影響到(果然是教皇大人特許的嗎!?),它本來在攻擊貴族的西裡西亞的,結果少爺被春哥壓住了,它就只好停下來,等少爺幾經艱難從春哥的屁股底下爬出來以後,勃蘭登堡和哈布斯堡的競爭又開始了(喂!!!!)不過少爺也很不甘示弱的幾次在小普躺下來休息的時候撲上去扇它巴掌(就是向著小普的面門猛拍猛拍,噗,萌爆了爆裂),反正兩個就一直打來打去。後來小普好奇過頭,自己翻了出箱子(果然比小學生熟練多了),和地上的女裝聯合王國(其實就是一件給它們當墊子的女式襯衫,爆)搏鬥了很久。小學生終於從春哥的頭的桎梏里脫離出來,連滾帶爬的蠕動到了少爺的身邊。少爺和小學生關係果然比較好一點,少爺還給小學生抓癢癢和舔舔的說,果然奧神羅達成了爆裂不過小學生又把少爺當梯子踩了…………今天依舊翻箱子失敗……
最後小普實在一個人太快樂了終於決定回家去了。少爺已經在喝奶了,春哥也倒頭休息了,小學生在春哥的腦袋邊上困惑著。小普爬上箱子邊緣,踩著春哥的腦袋平安降落了,還在春哥的肚皮上走了一段路才下到箱子底下,也擠進去喝奶的行列爆裂


完了!!!!!!!!!!!!這個世界果然很穿越!新大陸就在你身邊!!爆裂
媽媽我真的好想把日耳曼家族搬回家養爆裂

【補記4月22日0450】
剛才聽見有小貓叫聲和春哥在叫,心想該不會是小可憐從天臺或者大黃跑上來搶小貓了?有點擔心於是帶著手電筒去了樓梯間。一看箱子,心就凉了一半:只剩下好奇的少爺和睡懵懵的小學生。春哥和小普都不在了。
正在我擔心的時候突然聽到背後傳來春哥的叫聲,雖然我比手畫腳的指了箱子半天但是春哥貌似不知道我在擔心小普|||||||||最後我橫了心想要上天臺看看,結果春哥用很討好的叫聲猛叫,我噓了很久它都不停,而且還繞著我褲腿打轉= =b
難道是要我去幫它救小普回來!?於是H ero我(喂!)就跟著它下樓,正要走出樓梯間突然看到一個小小的黑影走過來,靠,那不是小普是誰?!然後我的H ero魂就整個萎了= =b
春哥估計是餓了,小普這麼快就可以跟著它下樓還真把我嚇了一跳。我蹲著想逗小普,讓它自己爬樓梯回去,它一直在扒拉地上放著的垃圾……我對春哥招手想讓它把小普叼回去,結果它還以為我要給吃的它,叫得更大聲了= =b最後我只好自己揪著小普上樓丟回箱子里,順便敲了想爬出來的少爺一個爆栗……
嗚哇哇哇哇身長繃直了也只有我手掌(掌根到中指尖,15~16cm)那麼一點,小普你要是走丟了我會很傷心的啊……………………
看著小普扒垃圾,還有窩裡只剩兩隻小貓那瞬間,我突然有種心臟被揪緊的感覺——明天我一定給肉你們吃爆裂等西羅馬姐姐(誰啊)買了bsb和魔夯特(靠),就有烤肉吃了!!!(店長不僅穿越而且已經發了神經,請讓店長自由的……)

有空再把腦補的宿舍區貓咪關係表列出來……

貓咪記事 | comment(17) |


2009/04/17 (Fri) 春哥這兩天發生的事情

春哥者,俺們宿舍樓的褐紋母貓一隻是也。這個月春哥生了六隻崽,一隻女孩子(也是唯一一隻黃色的崽貓)和五隻男孩子(都是或深或淺的棕色崽貓)。
春哥在今年以前一直都是在一樓到三樓活動而已,那幾層主要是東語(日語又是最多的一部份)的女生。春哥在樓下其實過得蠻風調雨順,結果不知道為啥今年突然跑上我們五樓來了。之前它跳進了法語的一間宿舍,扒拉了一個紙箱子當產房,所以那個箱子就成了它和現在的六個崽的家了,直到上星期清潔阿姨才把它們從法語那間宿舍門口拖到了頂樓的樓梯間。不過因為我們就是頂層了所以春哥還是很自在蛋腚的出沒在我們的附近。

手機無法連接電腦,所以照片依舊從缺,倒是每天都有拍熱辣辣的天國寫真給淇奧發去,逗淇奧和逗小貓一樣好玩XDDDDDDDDDDDDDD(被打死
昨天中午吃過飯我就散步到樓上去看春哥和小娃兒們,小黃居然學會翻出紙箱了。然後小黃就歪歪扭扭的在樓梯間的平臺上跑來跑去,主要是沖著我的屁股和腳趾頭(我蹲著看箱子里的小貓)。
春哥昨天不知為啥對我很警惕,我一上樓它就竄出箱子,然後蹲在我身前,害我還以為它想撒嬌還是怎的,就放鬆了警惕,蹲著給淇奧發彩信,結果它居然趁我不備嗷嗚一口啃了我右手腕一下(力道很輕就是了)。“我登時震驚無比,難以置信的瞪著春哥,春哥居然扭過頭裝沒看見我!!”(以上是文學手法的誇張,對不起)其實春哥咬完我以後一直盯著我看,我心想不教訓一下它以後它還不死命咬我才怪,就狠狠地抽了它腦袋和屁股一下。然後我心想這回沒事了吧就回頭繼續發我的短信,結果春哥以為我沒注意居然又想把頭伸過來嗷嗚一口= =+++然後被我狠狠地在腦袋上送了一個爆栗下去。
在這期間,小黃一直像轟炸機一樣突然衝過來突然衝過去,反正就是繞著春哥亂跑,可愛得很,然後看我挪過去紙箱那邊逗別的小貓玩的時候,小黃好像發現了甚麼似的,一直往我屁股下面鉆= =b我開始以為它在玩鉆山洞遊戲所以沒怎麼在意,結果我漸漸發現腳趾頭有點癢低頭一看發現小黃在舔我的腳趾頭orz||||||||||||||||我“噓噓”的把它趕到一邊,它居然不死心的啃我小腳趾猛捶地最後我把它放到遠處去,它鍥而不捨的跑回來開始啃我的後腳跟猛捶地
於是我很無奈的站到了樓梯上去,反正小黃今天才學會翻箱子和走路,估計樓梯跟它一樣高,它還爬不上來吧。結果小黃充分的顯示了春哥好強而聰明的遺傳:它歪歪扭扭的蹭到樓梯邊,四腳並用的扒著瓷磚的邊緣翻上來了爆裂
(作為小黃自學成才的獎勵我真的給它啃了我的腳趾……)<<我自己去死一死……

然後剛才吃過晚飯我和gelin又去看了春哥。小黃今天學會下樓梯了!不過春哥怕小黃走丟所以一直在旁邊監視著,小黃下超過兩層樓梯就會被春哥毫不留情的叼回去。然後小黃又很歡快的啃了我腳跟。小貓都很喜歡人的腳嗎?(還是沒洗澡的腳耶<<被春哥打死

還沒學會走路跑步的小貓們在小窩里滾來滾去,卷在一起,抓到兄弟的耳朵和手腳就亂啃一氣,還會蹭來蹭去打打鬧鬧,在觀察小貓生活得這幾天里我突然了悟了許多體位(!?)的奧秘。奶啊!小貓太神奇了!!為啥光是觀察小貓滾動我就可以看得鼻血橫流!為甚麼!!猛捶地天國啊!天國啊!!我果然最近被親分附體了麼?!!?
哇嘎托摸唷,從今天開始我已經捨弃了我的舊名姓,以後請叫我——

安東尼奧·全……

(被眾人合力打死

順便告訴AP:今天的肉球也get了~*誒嘿~*
(歡快的頂著鍋蓋跑走

貓咪記事 | comment(12) |


| TOP |

自助下單平臺

店長工作證

全

Author:全
(・ω⊂)
猥琐家
大鹹者
心之炮友
淫油濕人

貨物品種

最新買家

最新產品

全然惡友賬

踩點看貨

00315 hit:淇奧 ‖ 01712 hit:毛K

02012 hit:moon‖ next hit: 12012

四海客來

加盟惡友連鎖店

讓這人變成惡友(真的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