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土豆燒雞專賣店
死廚自宅,緊腎自縛

寫作阿青拼作文曲星讀作坑神。

《和條頓大人在一起》

寫作S子拼作天爬者讀作哼唧唧神。

《東西漫遊》等等等

瑪麗亞

基爾伯特

條頓仔

貝什米特

寫作阿杆拼作換棉花讀作坑神兔。

大三角本啊擦

寫作云咩讀作萌神TVT

說明書啊小餅乾啊

鳥人

五塔勒黨

隨你喜歡怎麼斷句=。=

死普廚沒藥醫

2008/12/08 (Mon) (普/獨 露/獨普)深夜的碎片之一

默認設定:
路德=神羅,成長期被揍失憶(喂)。
ギル是孤兒(喂),被爸爸撿回來放在家裡一起養,從小接受日耳曼文化(被馴化了),日後成長為優秀的日耳曼家族成員。
1w是黑化ver。

暫時沒想到,想到繼續補……

第一段是普獨的,前面發生了很多事情(因為是草稿,所以略去)中間發生了很多事情(所以略去),第二段就是發生完事情以後的露獨普了……

(算我求你們了別打臉……)

第二段有見血描寫,嗯,注意一下。
















……
ギル輕輕摩挲路德的臉龐,看著弟弟尚且青澀的臉,香甜的睡顏是夢回往昔的緣故么?
他還記得路德所遺忘的過去,他還能清晰記起只有不到八個土豆高的路德——那時候他還是被人尊稱為神圣羅馬帝國呢——苦苦追著比自己更小隻的費里西安諾,那專注的神情名為“眷戀”吧。
弟弟么……ギル捏著路德的耳垂把玩著,熟睡的路德一點反應也沒有。曾經他想,如果不能從這個弟弟身上得到自己所冀望的東西,就親手拆解他、毀掉他好了。可是當他把那頑強抵抗的身影映在眼裡,他發現自己真正渴望的只是一樣東西而已——想要那求勝的灼熱目光,永遠注視著自己。
“沒錯……一直看著我就好了……這樣,我們就是永遠的兄弟了,再也不會分開,再也不會感到孤獨,我就會永遠為你而戰,親愛的……”ギル頓了頓,自嘲的勾起嘴角,“……路德吶……”
過去的幾百年間,也許路德的世界只爲了費里西亞諾而轉,但是從今以後,將不再如此了。
“屬於我的,我將全部奪回,不管是人,還是心……回憶什麽的……”ギル輕輕的枕在路德的肚皮上吁了一口氣,笑容轉為輕蔑:“……就留給那些只懂緬懷的傢伙吧。”




……




直到最後一座碉堡也被炸平,路德倒在地上,再也無力掩蓋冒血的傷口,他才終於有餘裕用視線搜尋一直守在自己背後的ギル,以至於他根本無法在第一眼就認出倒在血泊里面色蒼白的那人是曾經意氣風發的、一臉驕傲的說會堅守他的後方到最後一刻的那個ギル。“可、可惡!”路德想馬上跑到ギル身邊,可是他現在比ギル唯一好點的也只是神智尚且清醒而已。
為什麽……為什麽當想要觸碰他的時候,就相隔得如此遙遠……只是幫他包扎一下也好啊……路德把手指摳進土裡,一點點的爬向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ギル。脫去生氣的他和路德記憶里的ギル簡直完全是兩個不同的人,路德甚至懷疑是不是自己已經休克昏迷看見了幻象。越爬近ギル,路德越無法忍受眼前血肉模糊的傷口,鼻腔里強烈的酸澀讓他忍無可忍的用最後的力氣吼叫出聲:
“醒來啊普魯士!!!!!!”
手臂上的傷口滲出的血,侵染到轟炸后鬆散的泥土上,路德終於動彈不得的把頭趴在那逐漸擴張的紅土地上,眼淚如同血一樣無法阻擋的淌下。“……快醒醒啊……基爾伯特……”
就在他等待自己失去意識的時候,貼著地面傳來沉重的腳步聲,仿佛是向著他們倆走來的。路德除了焦慮不安的等著來人靠近已經別無選擇。腳步聲近了,近得能聽出是沉重厚實的軍靴踩出的步伐。他能指望那疲憊的軍人么?昏沉中路德反而升起了一點希望,直到來人停下腳步蹲在他面前,他才反應過來,自己的幻想是多么的幼稚,這可是已經完全被同盟軍占領了的戰場啊。腦海裡翻騰的思緒卻無法用表情和聲音來表達,不止眼前的伊萬以為他是死的,連路德都覺得自己已經死了。
伊萬突然伸出一隻手指直直的戳向路德左眼。儘管路德已經完全沒有力氣拍開伊萬的手了,但非條件反射還是作用著讓他不由得眨了眼,伊萬的手指就隔著眼皮壓在了他的左眼球上。在一片漆黑中路德聽見伊萬輕快但沙啞的聲音:“哇~還活著耶~。”他退開了手指,路德立刻睜開眼睛,入眼就是伊萬布滿血污的臉,還有即使硝烟也無法遮蓋的興奮雙眼,臉上純真得意的笑容糅合著傷口顯得極度詭異。路德不懂他有什麽可高興的,看著倒地不起的敵人不儘快處死反而興高采烈,那是屬於伊萬的勝利式微笑么?
伊萬掠過了路德盯著自己發直的眼神,轉頭看向另一邊沒有動靜的ギル。
“誒~?他死掉了嗎?”伊萬推了推ギル的腦袋,沒得到任何反應,就抓起ギル的手臂掐來掐去,邊掐邊自言自語道“你好嗎~?家裡有人嗎~?”,路德完全不能理解伊萬的思維模式,只知道不能繼續讓ギル被這么折騰下去,他強壓怒氣對伊萬低聲警告:“別碰他……人都死了……放過他……”
伊萬轉回頭,仿佛學語中的孩子努力要聽懂大人的那般湊近路德,可是手卻精準的掐進了路德肩胛上的傷口,一臉好奇的發問:“耶~?你在說什麽呀?”疼痛集中襲來讓路德一句字都說不出來。伊萬滿意的看著他痛苦扭曲的臉,說話的聲線染上了一絲愉悅:“雖然沒聽見你說啥啦~不過這傢伙可還活著唷~”
路德猛地睜大眼睛,看向伊萬捏在ギル手腕處把脈的手勢。那讓他也感受到疼痛的滿是傷痕的軀體還有生命跡象么……太好了……
“……太好了呢~”也許是欣賞夠了路德臉上不斷改變的表情,伊萬露出了和煦的笑容,輕聲繼續說道:“……我也不想家裡有個不會動的玩具呢~。”笑容愈加深邃,掐在路德身上的力道卻突然抽離,路德再次倒在地上。
“你在說什麽……!!”
路德掙扎著抬頭看向伊萬。伊萬卻只是笑瞇瞇的轉頭盯向ギル身下的一片血澤:“真美……鮮血染成的紅場呵……”那話語里的真摯讓路德顫抖。伊萬又回頭看向他說:“雖然人家也想把你帶回家啦~但是人家在外面玩太久了好累啦,拿不動兩件玩具呢——還是說你想跟我回去呢?”
伊萬臉上的笑容越是燦爛,路德越是絕望,但他只剩下一個念頭,那就是ギル無論如何都不能死掉。他移開視線,不想讓伊萬看透他的不甘:“如果你能救活他……就把他帶走……否則快滾!”
伊萬一挑眉,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轉而哈哈大笑,幾乎不能自已:“呵呵~你真逗,太可愛了~呵呵……”無視咬緊牙關強忍怒氣的路德,他自顧自的呵呵笑完,才嘆了口氣,斂起所有的笑意,露出了輕蔑的眼神:“所以說,你還是太幼稚了。”
路德的心被憤怒的火炙烤著,他想沖上去揍爛伊萬那高高在上的神情,可是他連一隻手指頭都抬不動。伊萬仔仔細細的把他眼裡的悲憤看得真切,就回頭把ギル扛上肩,恢復到他一貫輕快的語調說:“回家吧,我的新玩具~”就毫不留戀的徑自往來時的方向走去,連看也不看路德一眼。
“回來!混賬!!”路德肝膽欲裂,卻只能眼睜睜看著被伊萬扛走的ギル離自己越來越遠。
“……回來……把他……還給我……還我……!”路德趴在地上,無法阻止涕淚泉涌,逐漸模糊了遠去的背影和意識。
“把他……還我……”

剝皮手【糟糕產物】 | comment(0) |


<<啊啊~今天天氣真好~ | TOP | (only普)未完成only普>>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 TOP |

自助下單平臺

店長工作證

全

Author:全
(・ω⊂)
猥琐家
大鹹者
心之炮友
淫油濕人

貨物品種

最新買家

最新產品

全然惡友賬

踩點看貨

00315 hit:淇奧 ‖ 01712 hit:毛K

02012 hit:moon‖ next hit: 12012

四海客來

加盟惡友連鎖店

讓這人變成惡友(真的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