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土豆燒雞專賣店
死廚自宅,緊腎自縛

寫作阿青拼作文曲星讀作坑神。

《和條頓大人在一起》

寫作S子拼作天爬者讀作哼唧唧神。

《東西漫遊》等等等

瑪麗亞

基爾伯特

條頓仔

貝什米特

寫作阿杆拼作換棉花讀作坑神兔。

大三角本啊擦

寫作云咩讀作萌神TVT

說明書啊小餅乾啊

鳥人

五塔勒黨

隨你喜歡怎麼斷句=。=

死普廚沒藥醫

2008/12/16 (Tue) 老子懊悔得捶爛心肝哎喲喂

這世界沒法活了哎喲喂!!上星期沒聽到祖師爺的互敬互愛,這星期居然連土豆兄弟的neta都沒聽到哎喲喂!!!不活了誰烤了我算了!!!111111.jpg

世界啊!世界啊!!世界啊!!!!

以下內容轉述自kris同學的複述,經過本人加工和APH化,謝謝觀賞:

今天早上第一節是文學分析,老師89年前後還在阿西家留學的說。89年老師不知道因為啥事從某處要坐火車穿過阿普家,最後是要經過東/柏/林的檢查到西/柏/林去。當時我們尚且年輕力壯根正苗紅的老師在過東/柏/林最後一道檢查的時候,身上只有50馬克和一個破爛包包。“那么一個破爛包包他們翻來翻去又翻來翻去,反正我身上沒別的就這兩樣(錢和包),他們愛翻就讓他們一直翻。”
最後阿普家的檢查員就問老師:“你來東/柏/林要做什麽?”
我們老師即答:“只是經過而已啦。”
檢查員窮追不捨:“你在東/柏/林停留的時間做過什麽事情?”
我們老師想了想說:“就在你們這兒吃了頓飯。”
檢查員又問:“就吃飯而已?”
這時候我們老師開始對下面的同學們大力的感慨東西/德的不同了:“那時候1馬克在阿普那邊可以吃好多頓飯喲!25分就可以吃那么大(估算直徑超過15公分)的豬手哎喲喂~~我身上才50塊錢,不在你這邊吃,等我過到阿西那邊還不知道能吃到什麽呢!”
於是我們老師就很老實的對檢查員抱怨起來:“阿西家飯菜貴死了,我在那邊還不知道能吃到什麽呢口胡。”
檢查員深深的凝望著我們老師,最後一拍我們老師肩膀,說:

“同志,您真是一位優秀的共/產/黨/員。”
111.gif
然後就把我們老師放過去了。過西/柏/林的那個閘門巨小無比,連我們老師那種瘦弱的南方體型都要縮著肩膀駝著背才能正面擠過去,一般的歐/洲體型基本上只能側身過了,我們老師的想法就是“估計如果是個胖子的話絕對卡得死死的,但是還是可以被人擠過去吧”。(囧)
一過了關卡,進入西/柏/林,我們老師驚奇的發現完全沒人搭理他,也沒人想過要檢查他,於是他突然在心中萌生出一股“啊,這就是自由”的想要大聲“哇唬!”的感覺,但是很快的老師又覺得不知所措了,據他分析是因為“我們耀家的人就是這樣,給人管得死死的時候,一下子沒人管了反而不知道該幹啥了,慌得要死”。(爆)


然後我們老師又開始說起墻倒的事情。阿西家得到了阿爾他們不少援助,然後在墻附近起了個大電視,就是那種掛在上面連阿普家的人隔墻都能抬頭看見的那種大電視,每天就在上面放些阿西家的電影啊,節目啊,當然也有廣告什麽的。阿普家窮,節目又都是1w監控的那些,無聊死了,大家都不愛看,每天就樂顛樂顛的抬頭看墻對面的電視放的東西。那時候電視上經常出現一種水果,黃黃的,大大的,頭頂綠綠的,身上帶刺的——沒錯,不是香蕉,而是菠蘿= =。那時候阿普家的人壓根兒沒吃過菠蘿,好奇得不得了,看著電視上的人裁菠蘿來吃,口水滴答的流。然後過不久,墻倒了,阿普家的人和阿西家的人涌到中間一起擁抱,哭得涕淚縱橫的,見人就摟著一起大哭大笑。阿普家的人只要過阿西家就一人給兩百馬克,然後阿普家的人一拿到錢就蜂擁到商店去,回家的時候人手一個菠蘿是絕對的,也有不少人渾身上下抱滿了菠蘿回來的(病句XD)。
我們老師的感慨是說,這種打破壁障的感覺,不是耀和阿香那種能比的,土豆他們的那種激動真的是給了他太深的震撼,人們臉上激動的神情那是在耀家和阿香之間看不到的。

說說我的感想。其實我覺得阿香和耀的對比,老師用得也不是完全合適,畢竟立場不一樣了,阿香看來,耀也就是一個跟某種意義上很像1w的窮親戚,連回歸都弄得像瘟神來襲的大逃荒,那是將要被窮親戚把自己家産順走的恐慌,和東西土豆那種弟弟終於把窮哥哥帶回家的感覺,表現得太不一樣了。我現在還有聯繫的已經入阿爾國籍的h/k朋友也是用一種被強迫打開邊界的感覺描述回歸的。別說感動,很多人怕得要死,覺得未來仿佛籠罩在永遠的黑暗里,還得拿著眉毛籍hk護照才覺得安心。
我也沒有高深到能探討民族性什麽的地步,但是,血濃於水的感覺,我想我們老師從那些哭得唏哩嘩啦的人身上都感覺到了,那200馬克拿在手裡,比起更多的心酸和委屈,我想,還有一絲溫情在裡面,因為是共同患難過的親族,所以毫不猶豫的給予了援助不會吝惜,“都是一家人,回來了,我們一起好好過。”
97年的時候,哭得唏哩嘩啦的,更多的應該還是路邊歡送駐/港/部/隊的耀和收拾包包準備坐船回家的眉毛吧= =……當然也不是所有的阿香家的人都和我的朋友一個想法,但是不可否認,這100年裡面有太多無法短時間內消解的問題。也許等到真正能夠理解和包容的成熟階段到來,我們才會互相擁抱得難以自已、真正有“回家一起好好過”的感覺?


突然有點發作,隨便亂扯,大家馬修我吧T3T……

削皮刀【糟糕吐槽】 | comment(7) |


<<非常急速的更新一下 | TOP | 居然一日二更!我真是天才哎喲喂!>>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大家的回覆好多,一起回覆吧T3T

其實俺確實最後聯想到耀和阿香那段有點感傷色彩啦,不過正如護照kris同學補充的那段那樣,咱們家情況和土豆家確實不同,所以想來想去還是我自己太悲觀了一點XD現在情況確實已經改善不少了,將來會更好的相處的XD

感謝我們老師那些經典的段子提供~*(鞠躬)以後我會多點去上課的(其實也就剩下最後幾節課了,好感傷orz
阿普嘴饞的妄想,就交給你們了!!記得把實體圖和文掰出來喲(喂!
話說回來,原來菠蘿要泡鹽水才能吃么!?(炸裂

2008/12/21 05:19 | teww [ 編集 ]


 

“哇唬这东西真好吃比香蕉还好吃!咦?嘴好痛……”
“白痴你吃之前没用盐水泡过吗!?”
…………总觉得阿普绝对会做出这种蠢事XDD
中国那段真是心酸啊T-T

姑娘我来羞涩的回勾了(掩面
连结已加XDD

2008/12/19 21:07 | syuka [ 編集 ]


 

想起和某HK朋友聊天时,他说那边每年7月1日耀家上司们都只呆上午,一到太阳中天就赶紧撤,因为下午有游行
游行什么自然不必说……
当时不太信毕竟那孩子是HK人带有主观色彩,所有又同学会碰头时问了一现在HK工作的老同学,也这样说……
然后想起当年的金庸老爷子
然后就觉得又心酸又囧又蓝蓝路…………

2008/12/17 00:35 | aceccc [ 編集 ]


 

看见留言奔过来看捏他XD
军曹你的电视机攻势好狠__| ̄|○!总觉得阿普蹲在对面遥望军曹的表情一定好可爱XD
不过你们那个哇吼老师也好萌[噗]
话说终于看见有人说出了我心里面最合适的阿香的感觉?

2008/12/16 19:52 | 干部 [ 編集 ]


 

[妄想]
——饿了吧,吃点什么?
——我要吃黄黄的长满刺的那个!!
结果两个人一起胃痛……[/妄想]
我觉得要是倒过来阿普接受弟弟的话可能就……愁云惨雾囧?!联想到朋友说东西德的现状……说不定激动过后都差不多orz(靠又觉得无法呼吸了)
中港现在改善了不少啊,今年四川,看到阿香家的孩子对耀仔那么关心超感动>__<而且香港的老左派超萌的XDDDD

2008/12/16 18:50 | 正经 [ 編集 ]


 

挖靠我终于看到菠萝了!阿普你真是太穷了可怜的兄弟们!
另中国那段真有点心酸呢,穷亲戚..哭,以后阿耀一定会发达的啦

2008/12/16 17:56 | 菜地里的pinki [ 編集 ]


 

被某人抽打上來留言。。。
引用某人給的開頭。。。
其實老師還有這么一段話:因爲H/K是租出去的,100年無論如何肯定是要回來的,所以和柏/林/墻倒下的感覺是不一樣的。估計哪天t/w真回歸了,他們絕對划那種木板船什麽的都好,淚流滿面地過來,大家抱在一起放鞭炮。。。我們鞭炮絕對比他們多Orz

2008/12/16 16:16 | 護照kris同學 [ 編集 ]


| TOP |

自助下單平臺

店長工作證

全

Author:全
(・ω⊂)
猥琐家
大鹹者
心之炮友
淫油濕人

貨物品種

最新買家

最新產品

全然惡友賬

踩點看貨

00315 hit:淇奧 ‖ 01712 hit:毛K

02012 hit:moon‖ next hit: 12012

四海客來

加盟惡友連鎖店

讓這人變成惡友(真的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