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土豆燒雞專賣店
死廚自宅,緊腎自縛

寫作阿青拼作文曲星讀作坑神。

《和條頓大人在一起》

寫作S子拼作天爬者讀作哼唧唧神。

《東西漫遊》等等等

瑪麗亞

基爾伯特

條頓仔

貝什米特

寫作阿杆拼作換棉花讀作坑神兔。

大三角本啊擦

寫作云咩讀作萌神TVT

說明書啊小餅乾啊

鳥人

五塔勒黨

隨你喜歡怎麼斷句=。=

死普廚沒藥醫

2010/01/08 (Fri) 温暖

和aph无关的一些关于V系的陈年往事。


2008年的1月8日。
今年的第一个夜晚,我在梦里久违的听见了蜉蝣的声音,也久违的哭得不能自已,尽管都只是一个梦而已,可是梦醒的早晨我还是会胸口痛。我已经将近半年没有想他们的事情了,而我等待的人依然没有回来。
蜉蝣已经离开了我两年。这两年里我浑浑噩噩的混到毕业,莫名其妙的跑到了完全不搭嘎的行业,彻底的从V系毕业了。我一直觉得,不去想就是遗忘,但现在我发现只是把思念融入到了空气里。无处可寻,又无处不在。当我没有办法遗忘的时候,我才知道蜉蝣仍然在我心中占据了无法动摇的地位。也许失去的东西,就变成了永远都无法割舍的怀念吧。

今天在公司收到了大舞的明信片。已经是我们认识的第五个年头了,从第一次在格林白鸦帮相识,到去年意外的重逢,这是人生最胡闹最珍贵的五年时光,我们从叛逆的青春期渐渐走入了学会怀旧的成人时代。其实我和大舞已经不再聊起当年20个人在一起时的事情了,我们都故意避开那个戛然而止的句号,然而那又是我们开始的地方,每当我们一起回头总是不能避开它。
所以当我看到大舞的明信片上写满了关于那段回忆的话语,真的觉得活着、认识了大家,实在太好了。

朝生暮死是陨落的愿望 回忆是乐园也是恐惧
这句老话,这么多年,依然未变。

嗚呼【糟糕人生】 | comment(0) |


<<神呐!白骨化up主乃是神啊!! | TOP | 我还以为……>>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 TOP |

自助下單平臺

店長工作證

全

Author:全
(・ω⊂)
猥琐家
大鹹者
心之炮友
淫油濕人

貨物品種

最新買家

最新產品

全然惡友賬

踩點看貨

00315 hit:淇奧 ‖ 01712 hit:毛K

02012 hit:moon‖ next hit: 12012

四海客來

加盟惡友連鎖店

讓這人變成惡友(真的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