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土豆燒雞專賣店
死廚自宅,緊腎自縛

寫作阿青拼作文曲星讀作坑神。

《和條頓大人在一起》

寫作S子拼作天爬者讀作哼唧唧神。

《東西漫遊》等等等

瑪麗亞

基爾伯特

條頓仔

貝什米特

寫作阿杆拼作換棉花讀作坑神兔。

大三角本啊擦

寫作云咩讀作萌神TVT

說明書啊小餅乾啊

鳥人

五塔勒黨

隨你喜歡怎麼斷句=。=

死普廚沒藥醫

2010/01/24 (Sun) 【普親父】睡前故事

……

弗裏德里希抬起頭,笑著合起手中的書本看向基爾伯特•貝什米特。
“您今天來得真早呢,先生。”
基爾伯特沒說什麼,只是走到弗裏德里希身邊站著,直到沉默的僕人為他備好椅子離開。“今天您感覺怎樣?”基爾伯特的聲音很沉,,弗裏德里希聽出了他的擔心,便老老實實的回答:“您知道的,波茨坦這兒夜晚是有點涼的。”聞言基爾伯特挑了挑眉,張開雙臂:“這麼說來讓我抱著您唱一曲搖籃曲入夢就相當愜意了,不是麼?”弗裏德里希笑著擺了擺手,疲憊的靠回椅背上看向窗外漆黑的夜。基爾伯特沒有如同往日那樣嬉皮笑臉,低頭把本不應在這個季節出現的火盆拖近弗裏德里希的靠椅邊。一時之間室內只存弗裏德里希沉重的呼吸聲和木炭燃燒爆裂的聲響。
“……繼續給我說說吧,說說您的故事,基爾伯特。”弗裏德里希轉頭對坐在他身側出奇的陷入沉默之中的男子說道。“書上說的遠沒有您記住的那麼有趣。就當作是今天的課程,為我說一點吧。”
基爾伯特替他把蓋在膝蓋上的薄毯拉高。“應該算是睡前故事才對吧。您想聽些什麼,我的殿下?”
弗裏德里希閉上眼睛輕嘆:“都可以,只要是您的故事就可以了。”
基爾伯特凝視著眼前這瘦弱老人的臉龐,許久才用他不必睜開眼睛也能聽出笑意的口吻說:“不,我的殿下。我的故事就是您的故事,而我所知道的您都已經知道了。但我倒不介意說說我認識的另一位先生的故事。”
弗裏德里希微微的“哦”了一聲表示好奇,依舊閉著眼睛,任由基爾伯特繼續今夜的故事。
“這位先生,他住在比我們更遙遠的北方,他不滿意自己生活的地方過於貧瘠,便帶著族人南下,從此就在我們這片大陸上居住了下來。這位先生頑強的與當時這片土地的主人較量了很多年,一直爭鬥到他們都老去。最終年老力衰的主人被打敗了,而這位先生也在長年的較量裏學會了許多原本他一輩子也不會接觸到的知識。”
“是的,爭鬥能令人迅速的成長起來。”弗裏德里希點頭答道。基爾伯特輕輕的握著了老人的手:“這是最快的成長方式,而您的成長真是令人欣慰。”弗裏德里希回握了基爾伯特溫熱的手掌,很是安心的露出了微笑:“我得到了榮譽,可是我也終生被孤獨囚禁。除了你和我自己,我別無所有了。”
基爾伯特在那微微顫抖的手上印下一吻,繼續述說那被打斷的故事:“是的,勝利的力量也給這位我所熟知的先生帶去了孤獨。他常常在各地徘徊,可是他既找不回曾經,也不知道自己走向何方。”弗裏德里希追問:“這位偉大的勝利者隨後怎樣了?”基爾伯特聳聳肩:“他對他的孩子們說,好好看著這個世界,然後就離開了,誰都不知道他到哪裡去尋找什麼去了。”弗裏德里希長長吁氣語帶惋惜:“他毫無留戀的將自己的勝利分給了所有人麼……”基爾伯特哈哈的笑了,忍不住摸了摸老人低垂的頭頂,就像過去他對那個躲在父親門外的孩子那樣做。他說:“我的殿下,他將他的一切痛苦也給所有的人分擔了。並且他也懂得,如果一直得勝,將來就只能失敗,所以他必須選擇一個新的開始。”
弗裏德里希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和基爾伯特一同為這個故事用沉默作結。他們彼此靠近,緊握雙手,在沉悶的思緒之間緘默。弗裏德里希突然說:“直到最後我們彼此都不能放下身份麼?”基爾伯特聞言看向靠椅上的老國王,緩慢而堅定的說出最誠實的答案:“我不知道。因為我就是你的鏡子,如果你願意讓我映照出不同的物體,那我恐怕殿下必須先改變自己了。”老人滿意的笑了,仿佛得回了他年輕時的精神,睜開眼睛深深的注視著同樣也看著他的男子:“謝謝你永遠忠誠的回答,我的鏡子。”
基爾伯特也咧開嘴,充分的享受老人與他分享的快樂。他看著弗裏德里希把另一隻手疊在自己手背上,嘟喃著什麼,便側過頭靠近了老人:“你在說什麼,弗裏茨?”“我沒說什麼。我只是在想,我的手又變得比你瘦小了。”弗裏德里希眯著眼睛將身體靠在椅背上,看著基爾伯特聞言後哈哈大笑的樣子。基爾伯特把笑得發抖的另一隻手輕輕的搭在老人的肩上,好像他們以前在野外營地裏分享同一杯威士忌那樣親密。“你長得夠大的了,我的弗裏茨,你這雙手已經替我得到了最好的禮物了,他們不需要再長大,”基爾伯特彎下身,在弗裏德里希乾枯冰冷的每個指尖長久的親吻著,“因為你的王冠會由我來替你帶上。”
弗裏德里希笑著搖搖頭說:“噢,基爾,你別費這個勁了,我今晚可不想帶著那個沉沉的金帽子去做夢。”基爾伯特並沒有理會,他有些興奮的站起來,門外的侍女仿佛已經懂得了他的命令,點點頭迅速的轉身離去。弗裏德里希趕緊坐起身:“我的基爾,你該不會讓一介女流之輩獨自去取那些沉重的飾物吧,這不合適你知道的……”“不不不不,她只是替我去取一些可愛的小東西。”基爾伯特輕輕推著老人的肩膀讓他重新安逸的靠在椅背上。弗裏德里希長呼一口氣,看起來相當疲憊,基爾伯特低聲的對他說:“弗裏茨,你不需要擔心。”弗裏德里希閉上眼睛點點頭,而後又忍不住開口:“你的侍從總是一身灰衣,而且從不說話,我有時候總覺得他們是藏著鐮刀站在你身後的。告訴我吧基爾,剛剛那位小姐是誰?”基爾伯特仿佛從未想過他會面對這樣一個問題似的皺了皺眉:“你這個問題真像是你祖母問的一樣神奇,你果然繼承了她的聰敏。”弗裏德里希露出了自豪的微笑:“我接受了這美好的讚揚,那現在你可以在回答我的問題之前先告訴,夏綠蒂祖母她問了你什麼?”基爾伯特眯著眼睛無奈的看著得意洋洋的弗裏德里希:“只能選一個問題,是夏綠蒂的還是弗裏茨的?”弗裏德里希毫不猶豫的回答:“你的。”基爾伯特只好坐下來,一邊攏好弗裏德里希腿上的毯子,一邊漫不經心的說:“你的聰明才智就算在你祖母的面前也不會遜色,弗裏茨。你所關心的那些只是我的影子,他們不是帶著鐮刀的任何東西,你還記得……”基爾伯特的目光落到了放在弗裏德里希身邊的那本硬皮書,弗裏德里希順著他目光看去,有些靦腆的把硬皮書遞到基爾伯特的手裏:“抱歉基爾,我今早在書桌上看見它的時候就想拿給你的……”基爾伯特接過來,翻開幾頁就看見了當作書籤夾在其中的一張信件,他露出了微笑,把書再次合上又遞回弗裏德里希手裏。“這是你的故事。我知道你一直很好奇我每天悶頭寫些什麼。這就當作是一份小小的禮物送給你也無妨。”弗裏德里希安心的將硬皮書按在自己的心臟上,用很低沉的聲音表示了自己的感激之情:“我很高興是你替我分擔了曾經的卑怯,基爾。”基爾伯特再次俯身吻了吻他的手背:“無論何時何地,我都與你同在。”兩人如同一起進入了時光的激流中,靜靜的無法鬆手。
基爾伯特在一片寂靜中仿佛捉到了一條記憶的游魚,突然說道:“你知道威廉,你的父親,他最後看的是哪一本日記麼?”弗裏德里希搖搖頭:“我已經記不清了……我記得他枕邊有本硬皮書,但我一直以為是聖經。可是他根本就不相信上帝不是麼?”基爾伯特聳聳肩:“比起上帝,他更愛你,弗裏茨。他看的是你18歲那一年的日記。”弗裏德里希的呼吸簡直要停頓了,他突然抽噎了起來:“噢,卡特……”基爾伯特坐到了他的靠椅扶手上,給了顫抖的老人一個輕輕的擁抱:“是的,一切都過去了。”他愛憐的撫摸著老人的背脊。“威廉他每天都問我,‘今天你去看他了?’‘我知道他今天又給你惹了麻煩對嗎’……”基爾伯特微笑著替弗裏德里希擦去了眼角的濕潤:“他是一個把愛灌注到手杖裏的父親,我親愛的弗裏茨,你應該懂得他的。”老人接過基爾伯特的手帕蒙在自己臉上:“我已經成為他自滿的兒子了,你說對麼基爾?”基爾伯特不斷重複著安撫的動作對懷裏的老人輕聲說:“他早已寬恕了你,你也應當寬恕他。”他回身接過不知何時站在身後的侍女手中的一條綠枝,輕拍弗裏德里希的肩膀讓他看見:“好了,弗裏茨,看看我手裏的東西,光是它就足以讓你驕傲的站在你的父親面前了。”弗裏德里希放下手中的手帕,看著基爾伯特手裏正在編織的枝條。每當基爾伯特的手指撫過一朵花苞,花蕾邊顫抖著緩緩舒展開身姿。弗裏德里希忘記了悲傷,他睜大了眼睛:“基爾!這是那時候的戲法對麼!你曾經給我看過……”基爾伯特得意的笑了,把食指放在嘴唇上以示噤聲:“噓——對付愛哭的小孩的魔法可是很容易被嚇跑的哦。”弗裏德里希忍不住伸手撫摸著盛開的土豆花環,一臉驚喜:“基爾,你真是太棒了。你是準備讓他們在我的腦袋上掛滿果實麼?”基爾伯特哈哈大笑起來:“我不得不提醒你,你的腦袋就是最有營養的一顆果實了。”
弗裏德里希看著素白的土豆花環,坐直了身子,正視基爾伯特,眼中閃爍著漸漸亮起的光芒,讓基爾伯特想起了他出生的那一日清晨的太陽。“我所忠誠的信仰,”弗裏德里希莊嚴的說道:“我請您為我戴上冠冕,見證這榮耀。”基爾伯特托著花冠穩穩的站起身,深深的彎下腰。“這是極高的榮幸,我敬愛的殿下。”
於是基爾伯特輕輕的將在晨光中折射著露珠裏的亮光的王冠戴在弗裏德里希俯下的頭上。老人緩緩抬起頭,笑得愉悅。“基爾,我看起來怎樣?”基爾伯特端詳了他的臉一陣,露出了非常滿意的表情:“看起來就像得到了一套小軍鼓一樣好。”弗裏德里希笑得不可抑止,而後輕歎:“我現在深深的感覺到榮耀的王冠會給我的頭顱帶來壓力了。基爾,我太久沒有如此愉快的徹夜暢談了,我想我現在需要休息一陣了。”基爾伯特俯身在老人的額頭印下一個晚安吻:“我在這裡,親愛的弗裏茨,睡吧。”弗裏德里希點點頭,握著基爾伯特伸過來的手,閉上眼睛。基爾伯特坐回靠椅扶手上,靜靜的看著裏進入睡夢的老人輕輕靠在自己的胸口。他覺得自己的心隨同火盆一起在清晨裏熄滅了。“把斐迪南他們帶來吧,去吧。”他喃喃的對著空氣說,而後憐惜的看著懷裏的老人,將硬皮書輕輕從弗裏德里希的手裏抽出:“我會替你繼續保守秘密。”
嘈雜的腳步伴隨著日光漸漸接近了。基爾伯特最後一次在帶著花冠的額頭上親吻:“所以,晚安了。”


Ende



我知道年更是一個很糟糕的事情,但是事已至此我也無法挽回了,就像威廉他就算後悔也沒辦法給老爹賠一個卡特了(喂
於是,我果然做了最無恥的事情。我生產了一個一年厚度的書皮(抱頭
沒有任何的考據,充滿了亂七八糟的思緒。本來是打算把老爹和阿普的那個問卷丟出來的,本來是想寫砂糖的,可這就是命啊!(喂
於是沉浸在老爹唯一一張黑白照片中的我就屁滾尿流的把最終章更完丟出來了。是的,這個曾經在LP連載的東西,他只更新了一次就到結局了!!!!而且作者腦子太漏連連載的題目都忘了!!!!(抱頭鼠竄

於是我已經錯亂得無法言語……298歲生日快樂!祝你好夢,殿下!

剝皮手【糟糕產物】 | comment(18) |


<<年前年后备忘录 | TOP | 我知道的,我是個多麼罪孽深重的人唷……>>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這麽説來我現在是整個世界觀都在砍掉重煉麽……

2010/01/30 15:44 | 全然子 [ 編集 ]


 

对,从来没讨论过。。。除了这次,上回说的是你扭曲了正在重生的土豆观 (肃

2010/01/29 13:23 | K子 [ 編集 ]


 

什么你从来没跟我讨论过你流阿普是啥样啊!

2010/01/29 08:12 | 全 [ 編集 ]


 

今天想了想店長我流的阿普其實是個天神對吧?

2010/01/28 15:50 | K子 [ 編集 ]


 

我不知道?我只听说了一种返祖现象叫山顶洞化欸~
(被群起而殴

2010/01/28 08:20 | 全 [ 編集 ]


 

有种新近流行的传染病叫月球表面综合症有没听说呀?

2010/01/28 01:13 | K子 [ 編集 ]


 

確實有這個問題,我很想把這兩种感覺融合起來,因爲這兩個人在我流模式裏就不是單一向的,所以我才會想要形容說他們是“亦父亦子亦他人”的關係XD
親愛的我會努力的!我是說我會努力寫不是努力滅(爆
你什麽時候搞點精神糧食給我充飢一下呀TWT……

2010/01/28 01:05 | 全然子 [ 編集 ]


 

不只是外貌啦~ 其实外貌不是决定性的,是你对两个人的形象如何把握的问题;而且不觉得老爹有将回天家的老人家那种安详的感觉啊。你有尝试营造画面感,但是给我感觉是你脑海中对弗里茨的形象还在摇摆不定:年轻的,被基尔引导的;和年老睿智,安详地回顾自己一生,和基尔精神上对等的~
拍肩,你写什么灭什么的习惯很合我口味XDD

2010/01/28 00:38 | K子 [ 編集 ]


 

是的,我忘了外貌描寫(爆
而且從語言上也沒啥感覺哇……愛死你了=3=再多提提意見?

2010/01/27 21:05 | 全然子 [ 編集 ]


 

店长哟,坑里撒了尿也还是一个坑。。。

那个,从写作技巧看,老爹的年龄感不明显(被贵店顾客们群起拿扫帚胖揍。。。。。

2010/01/27 18:24 | K子 [ 編集 ]


 

我已经是末期了……TWT

这都已经是一年前的半干尸了……我只是又撒了一把土而已TWT

2010/01/27 15:30 | 全 [ 編集 ]


 

你*有*病
(贊美意味)

就知道你碰上啥寫啥滅這毛病治不好…………

2010/01/27 02:24 | 章魚 [ 編集 ]


 

一副死人脸的巴着S子的大腿求抚慰(被踢飞
本来想给老爹戴点更昂贵的花但是想想还是小土豆花最棒了就呜呜呜呜的给他戴上了他可萌了不是么TWT心目中的阿普和老爹的关系其实就是亦父亦子亦他人啊……
老爹是个有趣的小老头XD!呜呜越长越小了基尔都能把他一把抱走了(涕泪纵横
所以说我已经因为这个事情被阿肉捶打啦TWT我……我只是把一年前的洞挖出来撒了泡尿而已啊呜呜呜我不是故意的……



捏着雨天和moon仔哭TWT妒忌的看着乃们幽会呜呜呜你们把臭臭吃了么(喂!
等着本子呜呜……

2010/01/26 10:02 | 全 [ 編集 ]


 

嗚嗚嗚那本親父普是治愈良藥TAT(翻滾著爬上來順便咬阿全跟樓上一口

2010/01/26 02:09 | moon [ 編集 ]


 

等你看到亲父普那本子会被治愈的www我和小月都被甜到了XDD

2010/01/25 21:57 | windy [ 編集 ]


 

哦呵呵呵呵全太知道自己有罪就好那么下面请继续努力出产书的内页吧……

土豆花王冠真是治愈呢……两人的对话给人心心相印的感觉,不知该算是知心好友还是老夫老妻……(揍)。弗里茨的手再次比基尔的手瘦小了,这样的细节真是令人心碎。我的心也在清晨到来时熄灭了……等等,所以说你在老爹他诞生的日子写这个是为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要索赔!(抓住摇晃)

2010/01/25 10:43 | skyhiker [ 編集 ]


 

别说了我现在就想把自己枭首了……
完全蠢到失去说话的能力了……

2010/01/25 10:41 | 全 [ 編集 ]


 

嘿嘿~你不是说留后年写么~XDDDD
年更= =

2010/01/25 02:32 | kris [ 編集 ]


| TOP |

自助下單平臺

店長工作證

全

Author:全
(・ω⊂)
猥琐家
大鹹者
心之炮友
淫油濕人

貨物品種

最新買家

最新產品

全然惡友賬

踩點看貨

00315 hit:淇奧 ‖ 01712 hit:毛K

02012 hit:moon‖ next hit: 12012

四海客來

加盟惡友連鎖店

讓這人變成惡友(真的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