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土豆燒雞專賣店
死廚自宅,緊腎自縛

寫作阿青拼作文曲星讀作坑神。

《和條頓大人在一起》

寫作S子拼作天爬者讀作哼唧唧神。

《東西漫遊》等等等

瑪麗亞

基爾伯特

條頓仔

貝什米特

寫作阿杆拼作換棉花讀作坑神兔。

大三角本啊擦

寫作云咩讀作萌神TVT

說明書啊小餅乾啊

鳥人

五塔勒黨

隨你喜歡怎麼斷句=。=

死普廚沒藥醫

2010/05/12 (Wed) 【獨普】巢

……

路德維希·貝什米特深信每一個國家的屋子裏都有著一個經年累月不可計數其中失物的閣樓,因為他不願意讓自己的家顯得太過特別。每次他費盡力氣將不知該如何處理又不能立刻扔掉的物件拖上閣樓安置好時,他都會不經意的瞄一眼東南角那個能曬到朝陽的角落,然後回到樓下將打掃衛生的計畫潦草的寫在牆上的月裏上,到了月底又一事無成的將其撕下燒掉。是的,他太忙了,幾乎每天都有意外打破他的計畫,他也只能任由原本雪白的行事曆越描越花,就像那個原本整潔的閣樓,漸漸的蒙上了塵埃的暗淡。
有時候做夢會讓路德維希回到很久很久以前的日子,他還很年輕,有耐心和足夠的好奇心去將那個放在現在已經被遮擋了的角落裏的機器人拖到正午的太陽能照耀到的地板上,仔細擦拭那已經變得焦黑暗黃的機體和關節,從破損的部位取出裸露在空氣中的零部件打磨、上油、臨摹,甚至學著去打造新的部件來替換掉已經快要碎成風中齏粉的那些鐵塊。
路德維希不明白,那時候的自己為什麼會這麼一心一意的打理著這臺不知何時開始失靈的破舊機械,他根本想不通自己至今還留著那臺機器人的殘破肢體到底是要證明什麼,又或者是想記錄些什麼,反正絕不是在期待什麼。孩童時代的夢想和愛好已經如同機器人那破損丟失的右腦一樣不知所蹤,他最後一次擦淨那機器人身上的落塵,將他輕輕放在角落,便放棄再去延續年少時的夢境了。

在颶風來臨的季節,路德維希終於獲得了一個難得的長休——或許應該說他被暴烈的天氣困得哪裡也去不成,只能在家裡四處踱步焦慮不安。他想起了閣樓有一處比較脆弱的地方,便帶著工具箱爬上閣樓檢查。長久沒有開關的電源按鈕生硬得讓路德維希幾乎將食指第一關節貼到了第二關節上才能按開,燈泡閃了一閃熒熒的光亮了起來。路德維希感到了窗邊有冷風吹向自己,湊近才發現窗玻璃的一角不知何時被擊碎出一個網球大小的破洞,雨水淅瀝瀝的撒到了窗戶裏聚成溪流蔓延向稍低窪的角落。那臺破舊的機器人正安靜的躺在水窪邊上,一隻腳正好踏在水裏。路德維希直覺的想抱起機器人放到別處去,可是他馬上又停下來:一台破舊的機器而已,就算不泡水也已經報廢了,何必折騰呢?可是就這麼放著他又讓路德維希覺得不舒服,他便用橡膠泥暫時將窗玻璃的破口封堵上,再下樓取來拖把將那灘水簡單的拖乾,就帶著工具箱關上燈又回到溫暖舒適的起居室裏了。路德維希想起自己還有一些堆積已久的文件在書房裏,那比起打理閣樓有意義多了。

當路德維希將頭從枕麻掉的手臂上抬起時,暴風雨已經如同昨夜閣樓裏那灘水跡般消失得無影無蹤了。他搖搖頭甩開沉重的睡意,將被壓得扁平的文件攏好,活動著身子站起來看向窗外如同幻覺似的陽光。路德維希用了的伸了伸懶腰,決定要趁著這日光消失前將閣樓的玻璃換掉,誰也不知道美好的時光在這樣的時節裏能持續多久。他夾著薄薄的玻璃片走上閣樓,從窗口刺穿閣樓那陰暗色調的淡薄光線在浮塵間動蕩不安,讓倉庫的黑暗變得更加具象。路德維希將新的玻璃片放在牆腳,打開窗戶卸下破損的舊玻璃放在地上,正要拿起新玻璃的瞬間,他仿佛在眼角的範圍看見了什麼跳動了一下。
路德維希抬起頭看向了躺在角落的機器人。失去光澤的外表和零部件,右腦部分的頭部整個不見了顯露出一個黑黝黝的洞口,已經被遠離年少時光的他所拋棄許久的機器人,本來不應該有任何生命的跡象的機器人,路德維希在這樣一個破舊不堪的機器人的右腦邊上,看見了一隻小小的麻雀正探出腦袋看著自己。
路德維希一動不動的看著那隻小小的活物的腦袋,那小鳥也認真的看著他。
“唷,好久不見了!”
路德維希幾乎就要以為那隻小鳥下一秒將會通過那破舊的機器人的嘴巴說出這樣的話的時候,小鳥只是輕輕的跳了一跳,“啾”的沖過了沒有玻璃的窗戶,向著遠處的森林飛去了,沒有回頭。


end





已經失靈的機械阿普,左邊的腦袋被破壞得爛爛的,渾身破舊的被放在阿西的閣樓里,製造的圖紙已經被炸爛掉了,也不知道他少了什麼零部件,反正阿西已經沒辦法修好他了,就算修好了也不知道要那他来幹啥,所以只好放著不管了。等了很久很久阿西終於放長假可以在家打掃衛生(……)的時候,他想著去閣樓檢查屋頂有沒有問題,發現有隻小麻雀从阿普破掉的腦殼里伸出腦袋盯著他。


聽完luka的歌以後只有這樣的圖像出現。我真是個罪人……

剝皮手【糟糕產物】 | comment(2) |


<<低地組頂破青天!! | TOP | 【奧中心】1000001colors>>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No title 

於是這比正文要美多了的留言讓我涕淚縱橫不知所云(抱住萌神大腿哭蹭)
我就說了這種高深的科幻得你們來啦TWT快把腦殼上的大洞補起來吧饑渴羞TWT!!!

咱們都是一群對普嘰懷有情節的蹲在坑邊的坑友………………
我被雲咩治癒啦!!TWT!愛死你!!!

2010/05/13 00:16 | 全 [ 編集 ]


No title 

那个人静静坐在墙角的样子像是一幅静物画。
即便破败也有种怀旧式的美。
积着灰尘的白发依旧柔软,仿生皮肤曾经比人类温暖得多。红宝石似的光学镜头,如今紧闭着,若不知是机器,眼前的人就如同只是睡着了似的。
左半边头部欠损的大洞看起来黝黑而深邃,内部烧焦的部分早已没有了异味,齿轮似的银色的金属锈上一层铁色的薄膜,老化的电线突兀地生长在里面如同植物的幼芽。
要如何、敲敲他才会从休眠中启动、笑着欢迎说出一声不合时宜的早上好或者好久不见?

至少、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某个世界里。
存在一个路德维希,他修好了那个破败的机器人。
记事本上最后一行写着,“记得下班时顺路去光沙电器街换个好点的声音输出装置。”(喂不要变人偶情缘啊XD!)

2010/05/12 23:36 | 云咩@2.5次元地下工作者 [ 編集 ]


| TOP |

自助下單平臺

店長工作證

全

Author:全
(・ω⊂)
猥琐家
大鹹者
心之炮友
淫油濕人

貨物品種

最新買家

最新產品

全然惡友賬

踩點看貨

00315 hit:淇奧 ‖ 01712 hit:毛K

02012 hit:moon‖ next hit: 12012

四海客來

加盟惡友連鎖店

讓這人變成惡友(真的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