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土豆燒雞專賣店
死廚自宅,緊腎自縛

寫作阿青拼作文曲星讀作坑神。

《和條頓大人在一起》

寫作S子拼作天爬者讀作哼唧唧神。

《東西漫遊》等等等

瑪麗亞

基爾伯特

條頓仔

貝什米特

寫作阿杆拼作換棉花讀作坑神兔。

大三角本啊擦

寫作云咩讀作萌神TVT

說明書啊小餅乾啊

鳥人

五塔勒黨

隨你喜歡怎麼斷句=。=

死普廚沒藥醫

2010/05/23 (Sun) 【東西中心架空】悠長之旅

坑深,腎入。

贖罪orz




“喂,你要去哪裡?”
基爾伯特聞聲,僵硬的昂起頭,脖子扭動的幅度過大導致接觸部位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趴在樹枝上好奇的看著他的小男孩頭髮上沾著幾片葉子,仿佛一點也不介意眼前這陌生的過客近乎殘破的肢體顯得有多麼的突兀和怪異。
“……找人。”基爾伯特剛說完,就覺得發聲的鋼片抖落了一些塵土,這讓他想起自己已經將近三個月沒有動用過這個部分了。小男孩沒說話,歪著腦袋想了想之後慢吞吞的滑下了樹枝,輕輕的跳到地上。基爾伯特好不容易把頭部轉向下,那個還不到他腰部高的小不點也昂起頭看著他,頭頂的樹葉輕飄飄的落到地面,不知為何基爾伯特莫名的想把那葉子撿起來重新放回那小男孩的頭頂。他想,辨識系統又需要微調了。
“我叫路德維希。”小男孩——路德維希,聲音辨識完畢,寫入記憶體中,完成——伸出手,稚嫩的臉上是嚴肅的神情。“請您帶我一起走吧,機器人先生?”
請求接收,需要更正的內容反饋如下:“路德維希小先生,我叫基爾伯特,不叫機器人。”基爾伯特將右前肢伸前,左右搖晃的摩挲了小男孩的腦袋一陣,對他說:“如果您的監護人願意讓我帶您上路的話,今天正午在教堂門口再見吧,路德維希小先生。”鑒於過去的經驗反饋,這樣就能解除被好奇的小朋友糾纏的困境。於是基爾伯特認為可以離開了,便轉身繼續向這炊煙袅袅升起的村裏走去。

“這麼說來,好像最近這裡是有這麼一個小孩誒。”教堂後的鋪子顯得很冷清,調整過發聲鋼片後小心翼翼替基爾伯特安裝回去的弗朗西斯將螺絲旋上後,擦了擦額頭的汗,笑眯眯的看著自己把護板螺絲旋好的基爾伯特:“乾脆我幫你順便清潔一下全身吧?這可是哥哥的免費兼拿手項目喲~保證清潔完之後全~~~身舒暢喲~~”
基爾伯特一把拍掉在胸前的護板上用沾滿機油的骯髒抹布摩挲個不停的手:“給個毛錢。”弗朗西斯這下可不樂意了:“你怎麼跟東尼那傢伙一樣學壞了?!哥哥我可是認認真真的幫你調整了系統又清潔了部件誒!你好歹也該讓哥哥我完成心願看看這機體裏面還有啥秘密呀——”基爾伯特擺擺手以示噪音音量超過了他可以忍受的範圍:“你都拆機幾百次了也沒看見你有啥新發現,難怪東尼說你是個蹩腳機修師。”
弗朗西斯當即甩掉了抹布,捂著胸口蹭蹭蹭倒退三部,一副五雷轟頂的表情讓基爾伯特無聊到直接倒在長凳上發呆:“你你你你你!!!哥哥我的自尊心噢……”基爾伯特盯著門外天空偶爾掠過一兩絲的雲,說道:“那個小孩上次我來的時候還沒出現過。”
弗朗西斯也若無其事的把甩到窗棂上的抹布撿回來,接過話茬:“是啊,你也快兩年沒回來了呢。那小孩好像是被人丟在教堂裏的吧。都沒見過那孩子笑。”弗朗西斯一邊在洗手池邊搓抹布一邊回頭看基爾伯特:“怎麼,你看上了那小孩?嘖嘖嘖你被東尼傳染得太厲害了吧這兩年……”
基爾伯特輕輕的嗤了一聲表示對他沒有自知之明的鄙視,慢悠悠的回答:“他讓我帶他走。”
基爾伯特歪過腦袋——上了油感覺靈活多了——對上弗朗西斯的眼睛。“他也是要找人嗎?”
弗朗西斯許久後才歎了一口氣,繼續低頭清洗沾滿了頑固油漬的抹布,嘴裏叼著煙不清不楚的嘟喃道:“誰知道呢……也許是想找和你一樣的東西吧。”

tbc

剝皮手【糟糕產物】 | comment(0) |


<<もうおしまいだ | TOP | 被fatmanP和古川P中出了!!!>>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 TOP |

自助下單平臺

店長工作證

全

Author:全
(・ω⊂)
猥琐家
大鹹者
心之炮友
淫油濕人

貨物品種

最新買家

最新產品

全然惡友賬

踩點看貨

00315 hit:淇奧 ‖ 01712 hit:毛K

02012 hit:moon‖ next hit: 12012

四海客來

加盟惡友連鎖店

讓這人變成惡友(真的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