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土豆燒雞專賣店
死廚自宅,緊腎自縛

寫作阿青拼作文曲星讀作坑神。

《和條頓大人在一起》

寫作S子拼作天爬者讀作哼唧唧神。

《東西漫遊》等等等

瑪麗亞

基爾伯特

條頓仔

貝什米特

寫作阿杆拼作換棉花讀作坑神兔。

大三角本啊擦

寫作云咩讀作萌神TVT

說明書啊小餅乾啊

鳥人

五塔勒黨

隨你喜歡怎麼斷句=。=

死普廚沒藥醫

2011/06/20 (Mon) 【讀後感作業】我心中的三盞燈

一件一件來交差…阿桿這個…邊打瞌睡邊寫的,反正邏輯是沒有了,就當是我良心發現好了…畫面部分反正圖好看以外我看不出啥內行門道就全部略過啦(挖鼻



比起說“故事的開始”、“成長的開始”,我更喜歡用“時間”來形容跟羅德里赫相關的各種開頭。
第一盞燈是時間的開始。和瓦修的分離、成為屬於神羅的羅德里赫,是他時間湧動的開始吧,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不記得是和阿藍藍還是哪位好基友說過,羅德里赫雖然一臉了然的往前走著,可是他內心未必真的很清楚走下去會走到什麼境地,但他還是一直堅持著往前走,儘管也許他很想很想停下來也說不定。對於他,我也總是覺得他是屬於回憶的,是希望停滯但卻無法停住腳步的那一部分。三盞燈裏迷路的羅德里赫,聽從著神罗的指引一直頭也不回向前的羅德里赫,不住的回首尋找那個熟悉的也許是幻夢的身影的羅德里赫,讓我覺得自己的想法也許沒有錯。
陷入迷惘之中總會有猶豫,用記憶深處無法割捨的事情來當作誘餌引誘魚兒上鉤是再簡單不過了,熟悉的聲音、人影讓人根本不想從過去抽身,而誰也不知道化身為鹽柱之後的眼淚是幸是悔。神羅敲碎了小羅德回到過去的幻想,然後小羅德就嚎啕大哭,卻還是抽抽噎噎的握住了神羅的手向著不知道是什麼方向的前方跑去。牽起了神羅的手,意味著神羅用責任把羅德留住了,用比幻想和回憶更沉重的東西留住了他。

而在第二盞燈裏,時間的一半結束了,燃盡的生命變成輕盈的煙灰,隨風而去(喂)。羅德里赫的時間還在繼續著,在他迅速奔跑的時間裏,他肩上應該是越來越沉,可是身體內裏卻越來越輕吧。神羅三次回頭看見的,是憧憬、榮耀、宿命嗎?而這一切最終都背在了羅德里赫的肩上。他卻不能回頭看這像是他的又不全是他的背負之物。說真的日耳曼爸爸的那一格,我有震撼到,又想到了“神聖羅馬帝國”對於日耳曼爸爸來說何嘗不是另一種憧憬呢?只是憧憬的對象總會變成昨日的榮光,這又何嘗不是一種無法逃避的宿命呢?

第三盞燈是真正的希望之火,這個毋庸置疑了吧。但是比起書裏的敘述,我更願意我流解讀為“我不管你看見了誰的亡靈,但是在這裡有一個活著的德意志”,這中間的差別你懂得。也許羅德里赫對回憶抱持著奢望,他一直走在路上,不能回頭也不能停步,而能夠帶他到可以平靜歇息的地方去的,就只有回憶了。可是年輕的、正在快速流淌的另一段時間已經在前面等著他了,那就是路德維希,那個活著的德意志。第二盞燈所斬斷的那一半時間,從第三盞燈開始重新接上了,他們都不知道新開始的這段路會通向什麼方向,但只要點亮了真正的火,無論是哪一邊,都能勇敢的往前走下去了。這一次不是背在肩膀上,這一次是並肩一起往前走了呢。


借用小月的狩獵文,也許,帶著燈來的那個人,也只是想好好看清楚現在的他,走到了什麼地方,走得是不是還好呢。就像我們想念著過去的人那樣,他們也許也在思念著我們啊。這樣想著的話,燈火就會更明亮,就能走得更遠了。

剝皮手【糟糕產物】 | comment(0) |


<<春暖花開新模樣 | TOP | 約束の西皮八!>>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 TOP |

自助下單平臺

店長工作證

全

Author:全
(・ω⊂)
猥琐家
大鹹者
心之炮友
淫油濕人

貨物品種

最新買家

最新產品

全然惡友賬

踩點看貨

00315 hit:淇奧 ‖ 01712 hit:毛K

02012 hit:moon‖ next hit: 12012

四海客來

加盟惡友連鎖店

讓這人變成惡友(真的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