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土豆燒雞專賣店
死廚自宅,緊腎自縛

寫作阿青拼作文曲星讀作坑神。

《和條頓大人在一起》

寫作S子拼作天爬者讀作哼唧唧神。

《東西漫遊》等等等

瑪麗亞

基爾伯特

條頓仔

貝什米特

寫作阿杆拼作換棉花讀作坑神兔。

大三角本啊擦

寫作云咩讀作萌神TVT

說明書啊小餅乾啊

鳥人

五塔勒黨

隨你喜歡怎麼斷句=。=

死普廚沒藥醫

2009/02/21 (Sat) 【普獨普】酒香

一如既往的命名苦手,所以我就隨機抽了兩個有意義的名詞組合在一起了orz反正是廢柴文,大家隨意啦。
只是覺得不擠點什麽出來,實在對不起坐藥滿塞的本家,也對不起春虫虫的兄弟。
但是一天下來,寫日誌的頁面西伯利亞里幾次,被犬飼神抖S了幾次,我的所有熱情都隨著那脆弱未成氣候的土豆苗枯萎在西伯利亞的大雪里了……(對不起聽不懂就跳過這段好了……)

所以,這是一篇很沒有質量的私小說(汗)。看了不要當面罵我就好……留言提意見當然最好啦……破廉恥就算了,我現在上下而流血,再爆肝估計直接就去見老爹了……



稍微閒話家常一下,最近在想,犬飼抖S大神頻繁考驗腦力辛勤換密碼,我要不要也隨大流測測自己智商看能研究個什麽喜慶點的密碼來慶祝一下……?(有這種密碼麼。

那麼,無聊的更新,勇者入內吧,好走不送(喂





人群的喧鬧逐漸散去,酒精的香氣縈繞在空氣里,夜晚冰冷的空氣從門縫中潛入,讓基爾伯特重新想起這裡確實是他的宮殿,是他和路德維希的居住地。
難得的愉快夜晚,他快樂得像林間枝頭飛舞的小鳥似的,不停的與人談笑風生,更不忘在短促的笑聲后追加一大口冰涼的啤酒。漸漸的,小鳥累了,醉了,偎依在沙發上睜著比平時更紅通通的眼睛看著人們的笑臉和開合的唇瓣。
聲音漸漸從腦中消失,畫面漸漸變成黑色。唯獨一個足音無法遺忘。
基爾伯特緩緩抬起眼皮,嘴角自然而然的露出一個從心底綻放的笑容。“客人……你都送走了?”
只是十分鐘沒有仔細看那張飽滿而年輕的臉,基爾伯特就覺得自己仿佛被心臟強烈鼓動著要靠近那高大而溫熱的軀體。於是他順應自己的心,伸出因疲勞而倍感沉重的手臂,向著路德維希走來的方向。
修長的腿走近沙發,蹲下,路德維希的臉終於清晰的出現在基爾伯特的視線里。

路德維希把客人送出宮殿門口再折回大廳時,那個爛醉如泥的男人已經巴在沙發上起不來了,卻仿佛算好時間似的睜開眼睛,視線緊緊纏上。
原本想隨即喚來仆人收拾大廳,但是面前那個男人需要的是安靜,路德維希很清楚那人想要的是什麽。他走近沙發,向那人伸出的手,還有那雙仿佛正以血液燃燒的眼眸。
他忽略了那男人的問題,也忽略了那想要站起來的意愿,因為他很清楚,他想要做的唯一事情是看清楚那人眼裡被平日的煙塵所掩蓋的。
路德維希在那男人的眼裡看見過很多不同的欲求。他喜歡看那在眼中燃燒的火焰,那讓他覺得自己仿佛也被一股溫暖包圍著。今夜這火因他而起麼?
蹲在沙發前,看著那男人張口欲言,卻又轉為癡癡的笑,路德維希看在眼裡,終於允許自己的手稍稍的放肆一夜。他輕輕拂過那男人的頭髮,撥開那些搭在眼睛附近的前髪。先前那隻被路德維希無視的手自動自發的滑到了他的臉頰,下巴,然後隨著重力的作用軟綿綿的拍在了他的胸膛上。
路德維希抓住那隻在他胸口摩擦的手,低下頭看著那人被酒精燃燒的熱力渲紅的手指,所有的不安分就此轉化為靜寂的軟。那男人平時高傲握劍的手,此刻柔順的被自己包裹著。
“……唔……哈嗚。”
路德維希抬起頭迎向發出細碎聲音的那人,伸著懶腰打了個大呵欠,僵直著細微的顫抖從手傳遞了過來。握緊了相互交纏的手,他突然覺得有什麽正從身體的深處想要突破長久的壓抑涌出。
“……睏了麼?”
基爾伯特把路德維希那溫暖的手扯到嘴邊,輕輕的吮吸著指尖,用他認為很溫柔的力道輕咬著路德維希的手背。然後他斜睨著路德維希,用沒有任何牽掛的另一只手從鎖骨間的凹陷處向上劃過去,沿著氣管,撫過喉結,抵住下頷。沒有力道的手指,卻恍如利刃切開了路德維希的身體。藏在那裡面的火焰,終於還是被看到了麼。
“……你餓了嗎?”基爾伯特似乎只是隨性一問,繼續沉溺在玩弄弟弟的手的遊戲中,并沒有把視線投進路德維希的眼裡。仿佛毫不在意。
“是的,我餓了……”
路德維希任憑眼前這很渴睡的男人拿自己當作可揉捏的睡前玩偶,答得不甚在意。基爾伯特“哦”的應了一聲,而後囁嚅:“我得先跟你說晚安了……晚安,路德……”
路德維希把他一直和基爾伯特相握的手重新牽回自己身邊:“那我可不允許……”他輕輕的在基爾伯特的手背上也啃咬出相同的痕跡,微微的痛癢讓基爾伯特忍不住瞇起眼睛望向路德維希。
然後,兩個人無聲的笑了。他看見他眼中依然猩紅的火花,他看見他身體里仍舊炙熱的烈焰。
路德維希在基爾伯特等候多時的手上按下一吻,“……你要負責喂飽我,哥哥。”

(end啦。

剝皮手【糟糕產物】 | comment(9) |


<<CHOCOLATE DISCO | TOP | 每天都有新的感觸>>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Syuka抱住~
沒、沒了……?阿西把阿普抱進房間鎖門拉窗簾我啥都看不到了!?(要揍揍他去…………逃跑

坐藥還在本家菊花里……我啥加持道具也沒有哇T3T徹底萎掉啦!!!(淚奔

2009/02/26 02:41 | 全然子 [ 編集 ]


 

没、没了?!
[抓住全太摇晃]把哥哥怎么喂弟弟的抖出来!

满塞坐药的效力go on!go on!XDD

2009/02/25 18:32 | syuka [ 編集 ]


 

噢噢噢噢H子~~噢噢噢噢毛K~~~(被打走

毛K:哼拽什麽拽你已經被我傳染了啊哈哈哈哈哈……
沒辦法,血量不夠,工口發動失敗啦。
私小說私小說,就是私淫小說(喂
那啥,你快去看我前幾天的日記!看那個呀拉乃以卡的mad和歌詞!!快去!

H子~~~~~~~嗷嗚一口咬住
後面就是阿普打了個呵欠又睡著了,然後阿西把他扛回去扒皮睡覺了。(很純潔哦~*
快啦H子腦補完告訴我告訴我~~~XDDDDD我也要聽~~~~
覺得這次東西shock真的好幸福啊T3T可以大家一起high,大家一起分享,真的要感謝滿塞本家的坐藥(喂
H子抱抱!!

2009/02/22 19:36 | 全然子 [ 編集 ]


 

……停在这里很不厚道啊,我的鼻血才刚开始喷呢(喂

[是说喂饱的过程大家自行脑补么XDD]

满塞的本家太棒了!(误
满塞的你们太棒了!(抱住啃

2009/02/22 14:31 | Hyyumu [ 編集 ]


 

我不咬血崩的PP(喂!
本意是說你工口止步了,你要發散理解我也只好攤手啊
私小說,正解其實是私(下自行YY的)小說吧
真是有愛的地方XDDD

2009/02/22 11:43 | Keiko [ 編集 ]


 

太神奇了杰克,最少在我這雞窩留言的三隻!全部壓倒!爆!XDDDDD

18:你這一撕把我那漏勺腦子也撕碎啦T3T
H……隨便找粉娘啊猴子的補完一下嘛T3T………………(炸死
大家都愛坐藥本家!!XDDDDDD~18那圖也很棒!!

kris:我很厚!厚死了!你看我肚皮!!(被巴飛
你真的看臉紅了么!?心跳不跳無所謂啦(喂)但是你真的臉紅了!?T3T我愛死你了……你那個0219稿也給我快點生出來!!!!!!!!

K子:……我……我被你嚇死了!!你是說我水平么!?(心虛的哭了
好嘛人家今天真的很困了所以我溜走了別抓住我也別咬我pp……?(爆肝的人沒資格說這些!

2009/02/22 03:42 | 全然子 [ 編集 ]


 

你居然就此止步了……

2009/02/22 00:09 | Keiko [ 編集 ]


 

乃不厚道!!!*指*
=========
俺脸红心跳了//////

2009/02/22 00:00 | kris [ 編集 ]


 

把END撕掉!
穿靴是不厚道的……!

大家都很好地回报了塞着座药的本家呢……

2009/02/21 23:41 | 药 [ 編集 ]


| TOP |

自助下單平臺

店長工作證

全

Author:全
(・ω⊂)
猥琐家
大鹹者
心之炮友
淫油濕人

貨物品種

最新買家

最新產品

全然惡友賬

踩點看貨

00315 hit:淇奧 ‖ 01712 hit:毛K

02012 hit:moon‖ next hit: 12012

四海客來

加盟惡友連鎖店

讓這人變成惡友(真的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