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土豆燒雞專賣店
死廚自宅,緊腎自縛

寫作阿青拼作文曲星讀作坑神。

《和條頓大人在一起》

寫作S子拼作天爬者讀作哼唧唧神。

《東西漫遊》等等等

瑪麗亞

基爾伯特

條頓仔

貝什米特

寫作阿杆拼作換棉花讀作坑神兔。

大三角本啊擦

寫作云咩讀作萌神TVT

說明書啊小餅乾啊

鳥人

五塔勒黨

隨你喜歡怎麼斷句=。=

死普廚沒藥醫

2009/02/25 (Wed) 【普獨普十題】「あかい花の舞い散る夜」(片段)

本來「あかい花の舞い散る夜」的構想有幾個元素的,一是赤色的花吹雪,二是阿普紅色的瞳孔還有他炙熱的視線,三是視線相碰的時候阿普的大剌剌的笑容。很明顯本來我是把這個題目設定為很帥氣,很意氣風發的阿普的。
那是路德心目中的阿普,是他想要看到的阿普的樣子,是他選擇性記住的阿普的身影。也許和事實是相去甚遠的,但那就是路德想要的記憶。
這是筆記本上的記錄,關於這道題目的理解。
然而實際上我要安進這個題目的內容還沒生完,所以,就變成了現在只能看到阿西最想要逃避的現實部分……?(也許也是我一直拿來虐自己的部分……?)

十題里我并沒有以47年作為普滅的界限。89年柏林墻倒塌,91年蘇聯解體。路德維希和基爾伯特在重逢後,共同要從柏林再次走遍德國,走到再也走不動為止。他們去了北海,也逆萊茵河走了一遭,在路上他們如同平常的人類的兄弟一樣,相互扶持,直到旅程在施瓦本汝拉山結束,最後在博登湖畔告別。很多個夜晚我都跟著這對兄弟在腦海里走著,他們走的路在我心裡的地圖裡連成線。最後我只能獨自一個人沉入夢境,再孤單的醒來,無法瀟灑的與他們告別。
我有時候在想我是不是想太多了。想了那么多,卻沒辦法寫出來。

這一個題目是發生在他們在前往最終目的地博登湖的路上的片段(是的寫文這個壞人讓他們并沒有走到湖邊就永遠的告別了,不過能夠在老爹的家族發家的地方離開,不是也很幸福嗎?)。使用的neta是馬丁路德的一句話,原本是用在陳述路德宗的教堂建築風格上,可是對我而言卻并不止如此。期末複習,一個人通宵夜戰的時候,浪費時間奮筆疾書寫著這種和考試無關的東西,還弄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可憐兮兮的熊樣orz……我只能說,是神讓我寫下這一段糟糕的文字orz(神吶請你不要劈開我的菊花……

上面算是完全的劇透了,簡直太糟糕了,不過我本來就是個很糟糕的傢伙,真的。不怕糟糕的就爬進來吧。






基爾伯特躺在床上,長久的不說話,只有兩人的房間因靜寂更顯破落。路德維希默默的承受著這份壓抑,一瞬也不敢把眼光離開呼吸微弱的基爾伯特。不知過了多久,基爾伯特緩緩的轉過頭來,力不從心的咧出一個笑容,乾燥而蒼白的嘴唇撕裂出一點猩紅:“吶……路德……你還記得那個叫馬丁的有趣傢伙……他說過啥嗎?”
路德維希心痛的用濕面巾替基爾伯特擦拭唇上的血跡,一邊點頭一邊慢慢的給他喂水喝。基爾伯特乖乖的任路德替自己打點,繼續說道:“俺最近呀……經常想起他說過的話哩。”路德維希放下手裡的杯子,看向基爾伯特漸漸帶上血色的臉龐:“哦?我以為你會想到弗裡茨老爹呢。馬丁說的什麽讓你這麼念念不忘?取消鋪張的儀式之類的?”
面對路德維希的調侃,基爾伯特皺了皺鼻子表示不跟他計較。然後他閉上了眼睛,長長的沉默幾乎讓路德維希以為基爾伯特睡著的時候,基爾伯特突然輕聲默誦道:
“有說話聲音的地方,就是上帝所在,那就是他的家。”
基爾伯特睜開眼睛重新注視著一直凝望著他的路德維希,那坦然的笑卻讓路德維希的心一直往下沉:“……基爾伯特,你是想要去看一看教堂麼,或者……”
基爾伯特依舊笑著搖搖頭,打斷了路德維希顧左右而言他的問話:“你明知道我說的是什麽。”路德維希痛苦的抱頭埋首在床邊,低吼道:“我不知道你想說的是什麽!”
視線無法觸及的那人的手輕輕的拂過路德維希的頭頂,他的聲音還是那麼疲軟,卻一字不漏的傳進了路德維希的耳里:
“他不在那裡說話,說明他也不住在那裡,儘管那裡是個金碧輝煌的教堂。”頓了頓之後,那輕微但氣勢依舊的聲音說道:“路德維希,抬起頭聽俺說。”
路德維希緩緩抬頭,才發現視界不受控制的晃動著。變得模糊不清的基爾伯特只有嘴角上揚的弧度如記憶中那般相似。基爾伯特的聲音比之前稍大了些。
“所以,路德,即使有一天,這裡,”他指了指自己的喉嚨,然後指尖滑行至心臟上方,繼續說道,“還有這裡,它們再也發不出聲響了,也沒有關係,因為……”
“够了,够了基爾伯特……”路德維希想要打斷那些不祥的預言,卻只聽到自己堵塞的喉嚨發出嘶啞又軟弱的求饒。基爾伯特抓住了路德維希緊揪在棉被上的雙手,仿佛安撫他似的用另一只手的大拇指揩去路德維希不知何時涌出眼眶的淚水,那粗糙的指尖如往昔一樣笨拙:
“路德……因為只要你還記得俺說過的話,記得俺最帥的樣子,偶爾做夢還能夢見俺,跟俺說說心裡話……那樣,俺不就繼續活在你這裡了嗎?”
路德維希想說些什麽,但一張開嘴卻只能發出嗚咽,看得基爾伯特都嘆氣了,扯著袖子給他擦臉,最後勉強挪到床邊上把哭的不能自已的弟弟摟在懷裡生硬的安撫著,笑容帶上了苦澀的味道:“笨蛋……這明明是值得高興的事,哭啥哭呀……”基爾伯特輕輕的把臉埋在路德維希的頭髮里,仿佛這樣就可以分擔從相擁的身體傳來的顫抖。

剝皮手【糟糕產物】 | comment(6) |


<<返校。 | TOP | 鱷魚啊,你曾真心的哭過嗎?>>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指望你个普灭派果然……
指望你个挖坑普灭派果然更……
(拉住摇晃)你说啊距我上次从你笔记本里挖出这段过了多久?!你居然拿坑来晃更新!其可修其可修其可修!
最后……我要说的上次都说完了,一 一...

2009/02/26 09:59 | 云咩 [ 編集 ]


 

抱抱民那=3=。

H子:其實我有想到過《化作千風》里的句子哇,但是太催淚了,我不敢用了,抹淚
真想有一天自己能親自踩到阿西身上看看風景……(喂
連同阿普那份一起看,哈哈~
Hug U Tightly With Love

ap:摸摸……你要想想每天被我腦內虐得死去活來的東西蠢兄弟在德國的土地上狂奔的樣子……就會高興了……(汗

kris:其實我真的很喜歡你給阿普的賀文里的設定啊,如果他們真的是一對普通兄弟的話……唉
抱著默默哭……
慢慢來吧……其實我壓力比你還大啊,至少你有張專四證了,我就危險啦……放寬心加油吧
後天就陪你吃飯啦,等我吧~

Syuka:抱住哭T3T
我……我會努力哦,希望我還有命補完orz
我欠的債太多了orz…………Syuka也一起加油挖(喂

2009/02/26 03:43 | 全然子 [ 編集 ]


 

全太你……
你………………!
「一定要把全篇生出来!」刻下血字
飙泪跑掉----------------------

2009/02/25 18:52 | syuka [ 編集 ]


 

"路德維希和基爾伯特在重逢後,共同要從柏林再次走遍德國,走到再也走不動為止。"
我已經熱淚盈眶了。。。我對這種題材沒有免疫能力。。。
手賤點開全文來看,只能默默地淚流滿面了。。。
============
太虐人了...小朋友
還有就是説,可能還是由於考試的壓迫,神才讓大家寫下糟糕的文字。。。
什麽都生不出,再加因爲考試急得焦頭爛額的人路過。。。
親愛的,快回來陪我吃飯~

2009/02/25 11:52 | kris [ 編集 ]


 

此刻被全然子虐得發飚的人路過-----------

2009/02/25 11:18 | AP [ 編集 ]


 

「你知道的,我从未离去。」

……下一秒脑海瞬间闪出萨爷的名言,俺是不会成为回忆的(自己走



呜,全太你真美
HUG U TO DEATH

2009/02/25 08:49 | Hyyumu [ 編集 ]


| TOP |

自助下單平臺

店長工作證

全

Author:全
(・ω⊂)
猥琐家
大鹹者
心之炮友
淫油濕人

貨物品種

最新買家

最新產品

全然惡友賬

踩點看貨

00315 hit:淇奧 ‖ 01712 hit:毛K

02012 hit:moon‖ next hit: 12012

四海客來

加盟惡友連鎖店

讓這人變成惡友(真的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