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土豆燒雞專賣店
死廚自宅,緊腎自縛

寫作阿青拼作文曲星讀作坑神。

《和條頓大人在一起》

寫作S子拼作天爬者讀作哼唧唧神。

《東西漫遊》等等等

瑪麗亞

基爾伯特

條頓仔

貝什米特

寫作阿杆拼作換棉花讀作坑神兔。

大三角本啊擦

寫作云咩讀作萌神TVT

說明書啊小餅乾啊

鳥人

五塔勒黨

隨你喜歡怎麼斷句=。=

死普廚沒藥醫

2009/02/28 (Sat) 人在山腳下,心在交叉小徑的花園中

(本文標題只是一時抽風,和正文沒有任何關係,歡迎繼續閱讀<<喂)

今天回到學校了,明明在家裡還很想念學校那調教得當的小電的,但是回來了才想起來,今愛機非昔愛機…………
我的愛機曾經是任勞任怨的安靜姑娘,服侍了我三年從沒發過脾氣,別家忙著給機器洗腦的時候我家姑娘就是嘟著嘴慢悠悠搭理我。沒想到第四年了,還是生了場大病,我給她開刀弄了弄,最後還是說要覆蓋掉她的記憶——這一修復,讓愛機回到了我們初識的那一年。
然後我家姑娘就變成了犟脾氣,動不動拿假死來威脅我……讓我調教得白髪都快出來了……
唉……不過畢竟還是咱家姑娘,本性還是好的……(抹淚)

這次回學校估計不會呆很久,但是我的性子不念家,所以可能會突然留下來呆著也說不定。
就帶了一本拉丁美洲散文詩選回來。記得去年我還在抱怨書城里拉丁美洲的文學書少得可憐,今年春節後去看就感覺多進了很多拉丁美洲的作品了。因為我很喜歡博爾赫斯,所以就一路在火車上讀他的散文詩,再次被他的世界所折服。
博爾赫斯的短短的散文《傳說》今天給我了一點靈感,關於普獨普的構想。因為篇幅不長,我就打上來和碰友們分享哇,順便把我那狗血廢柴靈感記下來,省得哪年又被腦漏了……

請點進來看博爾赫斯奇妙的文字吧~








傳說
豪爾赫·路易斯·博爾赫斯

亞伯和該隱在阿伯死後又見了面。他們正在沙漠上走著,遠遠就認出了對方,因為兩個人都長得高大。兄弟倆在地上坐下來,生了火吃東西。好一會沒說話,就像幹了一整天活累壞了的人那樣。天上出現了尚未命名的星。該隱在火光下看到石頭擊打亞伯前額留下的傷痕,就扔掉正要送進口裡的麵包,請求寬恕罪。
亞伯回答:
“是你殺了我還是我殺了你?我記不清了;此刻我們又在一起,跟從前一樣。”
“現在我知道你確實寬恕我了,”該隱說,“因為忘記等於寬恕。我也要努力忘記。”
亞伯慢慢地回答:
“你說的對。悔恨在,罪也在。”





圣經中說,人都有原罪。而作為人類的第一對兄弟,流了血的第一對兄弟,他們的“罪”是否在後來被一對對兄弟繼承、重演?
當時看完博爾赫斯的這篇《傳說》,一瞬間在我腦海里閃過的就是這個念頭。在我腦海裡代入的,自然就是阿普和阿西這對兄弟了。

明明同根,互相敬愛,卻終於走上對立的道路,互相刺探,互相攻擊,互相傷害,但在無法言說的夢裡卻還想要回到能夠擁抱到彼此的距離。
這是血,也是罪;因為無法遺忘,因而不能寬恕——即使化作身上的一道傷口,還是要繼續看著彼此。
因為這是血,這是血裡帶來的罪。

(文藝了,汗,抱歉orz)

嗯,不過想了想我發現普奧也可以用嘛,反正普奧爲了德意志的大小打起來也叫做兄弟相殘,也可以發揮一下。
難道我人生的第一篇普奧要誕生了!?(這人夢還沒醒

所以啊……兄弟這種東西……真是太容易讓人浮想聯翩了T3T~~~~~~

剝皮手【糟糕產物】 | comment(2) |


<<我的心臟很容易碎掉哇,這是BLX哇? | TOP | 返校。>>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先欢呼一下126服务器终于活啦!
兄弟哇……浮想联翩+1
因为是人类最古老的情感嘛(偷笑……个毛毛哇XDD
东西也好普奥也好期待你快点生出来哟?0v0

2009/03/01 14:37 | syuka [ 編集 ]


 

嗯,最近我對某西班牙詩人很有興趣 (無聊地爬走

2009/02/28 04:08 | Keiko [ 編集 ]


| TOP |

自助下單平臺

店長工作證

全

Author:全
(・ω⊂)
猥琐家
大鹹者
心之炮友
淫油濕人

貨物品種

最新買家

最新產品

全然惡友賬

踩點看貨

00315 hit:淇奧 ‖ 01712 hit:毛K

02012 hit:moon‖ next hit: 12012

四海客來

加盟惡友連鎖店

讓這人變成惡友(真的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