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土豆燒雞專賣店
死廚自宅,緊腎自縛

寫作阿青拼作文曲星讀作坑神。

《和條頓大人在一起》

寫作S子拼作天爬者讀作哼唧唧神。

《東西漫遊》等等等

瑪麗亞

基爾伯特

條頓仔

貝什米特

寫作阿杆拼作換棉花讀作坑神兔。

大三角本啊擦

寫作云咩讀作萌神TVT

說明書啊小餅乾啊

鳥人

五塔勒黨

隨你喜歡怎麼斷句=。=

死普廚沒藥醫

2009/03/14 (Sat) 【普中心】獻給想要結婚的最可愛的你(R18)

【090405更新:把18的插圖更新上來了。遲到的謝謝18了=3=。】

啊哈,兩個都是普滅耶。(因bo主被打死拖出所以窗了<<喂!

第一個是獨普。
靈感當然來自于本家的第二次東西ショック啦,都關在一個小房子里了能不讓人yy麼。(新房雖然很簡陋不過本家還是最棒了XD)不過我看見的不是一個小房子,我看見的是小房子里的很多個分隔開的房間。果然不同的人看到的半杯水有點不同?這個部分的短文是走的是'47普滅的end。
第二個是露普。
前後兩個短篇時間上是沒有關聯的啦,但是微妙的有一點是相通的。因為我本身是'91普滅派,而且我的BE觀有點變態,所以如果受不了還是不要看比較好,嚇到路人就麻煩了。

這算是給自己的賀文?汗。反正還沒到點呢,看剩下最後11個21歲的小時里能寫多少就是多少吧。歲月就是這樣匆匆溜走了~
先聲明,儘管我很喜歡京極夏彥,但是這篇文的獵奇美學并不是受了京極的影響,不過倒是證明了我會喜歡上京極夏彥不是沒有原因的。




【獨普】煙霾散去,我們結婚吧

子彈,仿佛一瞬間在空中停滯,然後無聲無息的墜落在地上。灰塵揚起,聲音卻沒有傳進耳里。
聲音,也隨你一起被帶走了麼。路德維希雙膝無力的跪倒在地,已經被手摩挲得棱角圓滑的鐵十字仿佛聽到了大地的凄厲召喚,啪的摔在塵土里。他伸手把那沒有溫度的鐵塊攥在手心。
這只是一個夢吧……只是醒來後胸口會悶悶作痛而已。

午夜夢回時,滿目瘡痍。路德維希知道自己看到了這個城市背後的幽靈。而幽靈的深處,有基爾伯特慘白的笑容,沾血的手。
但那絕不是基爾伯特最後的面容。
儘管路德維希再也找不到他了,但是他就在這附近。這個城市是他所鍾情的地方,他不會遠離這裡。

如果看到的是肢體殘缺的他……路德維希知道基爾伯特會寧可自己從來沒有去找過他。所以,路德維希默默的等著,一直等著基爾伯特走到他面前,跟他說,“阿西俺回來啦”。
是啊。就等著吧。總有一天他會回來的。因為他跟自己說好了,走之前會對自己說再見的。但是他沒有說,所以他一定會回來的。
——“……記得替大爺俺跟阿西說……俺不是個好哥哥,抱歉啦,哈……”
……因為他沒有親口說,所以這個告別不算數。等他下次回來的時候,一定要把他狠狠的揍到地里去。

路德維希白天走在街上,總會下意識避開威...堂的方向。他一直覺得那是個不忍直視的地方,是他自尊心里硬硬的刺,但也不知為何他一直沒有辦法鼓起勇氣把那個殘垣斷壁推倒。他總聽到有人對他說,那個地方得留下。
每每看到那個焦黃的塔樓,他就有種看見了倒下的基爾伯特的樣子。一身鮮血,不見頭顱。
也好。那樣就不會被那個笨蛋看見自己痛苦的樣子了。他再也不會抱怨這裡痛那裡不舒服了。

但更多的時候路德維希會覺得,基爾伯特是化作了子彈墜落時的那片煙塵升到了天上。用東方的說法,那叫“羽化登仙”麼?用在基爾伯特身上好像太光鮮了點。而且那時候估計被炸得狼狽,叫“塵化登天”還差不多。
路德維希之所以相信基爾伯特其實還在柏.林舍不得離去,是因為這個城市,總在一片煙與霾里搏動。
等到煙霾散去的時候,天空里的天使就會失去承載他的翅膀,掉落到地上來了吧。
記得,到時候要大聲的喊“阿西俺在這裡”。

路德維希把戒指套在沒有主人的那一枚鐵十字上,烙上親吻的溫度。等柏.林放晴的時候,你就回來吧。我們要永遠的在一起。


end







【露普】最美的新嫁娘

房子空了。人散去了。又陷入二人的世界了。
很多人以為你已經死去多時了,以至於昨天你的葬禮上只有我一個人參加呢,對不起呀,明明你喜歡熱鬧的說,誒嘿。伊萬一邊脫去舊的有點脫色的外套,穿上繃得緊緊的西裝,對著鏡子說道。那人的眼睛只是冷冷的盯著窗外,并沒有吭聲。
唉,這個領帶要怎麼弄呀……所以說搞Капитализм[注1]真麻煩,每天都要浪費五分鐘弄這個呀。伊萬從鏡子里瞄了冷漠的基爾伯特一眼,微微笑道。倒是你那個弟弟,領結打得真不錯,下次開會之前去請教請教他好了。
勉強的把兩端綁了個結,結果伊萬發現一帶戴圍巾他辛苦綁好的結就看不見了,頓時泄氣的皺起眉。他把圍巾扯下來,扔到一邊的床鋪上,然後自己也坐到床邊上。
吶吶,你肯定也不喜歡打領帶吧,別人不是說戒指是被套牢的標誌嘛,我覺得領帶也差不多呀,繞來繞去的真不舒服。窗外是撲簌簌飛散的雪花,那寂靜的廣場[注2]籠罩在一片冷凝中,和平常并沒有甚麼分別。
看看這個地方。伊萬抬起手虛指著圣瓦西里升天大教堂的方向。就算被雪蓋住了,依然沒辦法讓人忘掉它美麗的外形對吧?伊萬呵呵的笑著轉回頭,而基爾伯特仍然沒有看向他。雖然你每天都要在廣場上轉一圈,不過看你還是整天盯著窗外,應該是還沒看膩味吧?

對基爾伯特的冷漠,伊萬不以為意的繼續自言自語著。反正基爾伯特病怏怏的睡著的時候伊萬也是這樣跟他“對話”,再者家裡人口越來越少,他已經漸漸習慣了自己成為回音的聲源了。
日子過得真快呢,在楚德湖那裡第一次見面是……那是甚麼時候來著?呵呵……你肯定忘了吧,我可沒有忘呢。伊萬站起身來,看起來沉重的身體在移動的時候卻悄無聲息。不過今天特別准許你和我一起忘掉過去吧。伊萬走到基爾伯特旁,伸出手去撫摸那已經失去光澤的銀髮。因為欠缺了生命力,看起來已經褪成了單純的白髪了。伊萬有些不捨的躬身在那乾燥的髪間印上一吻。基爾伯特依舊無動于衷,如同睜著眼睛的進入了睡夢。
基爾啊……時間過得真快不是麼?我們好像還甚麼都沒感覺到呢,就變成了今天這樣了呢。伊萬盯著自己手上輕輕捧起的銀髮,重新露出了笑容。不過今天比較特別,我們……

叩叩。伊萬斂起笑意站直身道:“進來吧。”門打開後進來一位高大的士兵,快步走向伊萬,敬了個軍禮,報告道:“布拉金斯基先生,您吩咐的事情已完成。”
伊萬點點頭,依舊沒有背轉身,隨手揮揮示意,那名士兵便默默的敬了個禮關門退出了居室。

等到關門聲從室內另一側的墻壁反射回來,伊萬才又繼續露出方才那天真爛漫的笑容,對著一直沒有說話的基爾伯特說完未說完的話,仿佛剛才從未被人打斷過。
吶吶……我可愛的孩子們動作很快對不對?昨天才說的要把我們的結婚戒指投到楚德湖里的,今天就辦好了,不過估計被萊維斯知道這個事會抖個不停吧,呼呼呼。伊萬掩著嘴呵呵呵的笑了一陣,用另一隻手蹭了蹭基爾伯特僵硬的臉頰。你別這麼嚴肅嘛,萊維斯肯定不會介意的啊,你是他的老朋友嘛,更何況今天是我們重新結婚的日子,笑一笑吧,親愛的基爾。
基爾伯特仍舊不做聲。伊萬沒有生氣,他的嘴角還是帶著一絲微笑。伊萬輕輕捧起基爾伯特的頭顱,溫柔的吻在那失去光澤的唇上。



他虔誠而端正的重新把基爾伯特的頭顱放回原位。然後伊萬轉身拿起長大衣穿上,順手勾起床上的圍巾。他猶豫了一下,走回基爾伯特面前,把圍巾在那蒼白的脖子上繞了幾圈。

“讓我們一起邁向新社會吧,親愛的基爾,再次新婚快樂。我出門啦。”

end


注釋:
1.Капитализм 俄語,資本主義。
2.那寂靜的廣場 就是指的紅場。本文的視點在克里姆林宮內部。

剝皮手【糟糕產物】 | comment(6) |


<<22……(夫婦了……我夫婦了…… | TOP | 凍得太high>>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雖然我這個人本身就是一堆黑暗產物不過看到那個露樣我還是被嚇到了...

2009/04/11 14:36 | 丹薩 [ 編集 ]


 

啊啊太久没上火星了……全太生日快乐!啾!=3=
--------shock的分割线----------
然后可以拿刀追你跑吗!?基可休被题目骗到的我是笨蛋!还有被你扭成普灭派了怎么办啊啊啊(揪住领子摇)

2009/03/16 21:44 | syuka [ 編集 ]


 

露普可美了!TUT
怎么能这么销魂哟我泪流满面了呜呜[请原谅文盲写不出啥

2009/03/16 20:36 | ST [ 編集 ]


 

……坦白说我看第一遍时还没觉得兄弟那里的虐
然后看完露→普篇后整个人都OTL了
坏掉了水管他坏掉了
壳之马鹿呀呀呀

你太棒了! T T

顺说,火星上看见自制国家挂链的
马鹿那款居然被抢到7000多(扶额
……大家都很有爱呢(喂这不是重点吧


2009/03/16 12:24 | Hyyumu [ 編集 ]


 

Zum Geburtstag viel Glück, vielleicht viel Geld oder einen guten Job besser und realistischer ist...
親愛的~生日快樂了~~~
===========
1)從來沒有如此覺得Berlin的晴天是一種奢望以及如此的遙不可及。。。
2)[馬修]有種古代盲婚啞嫁被強迫當縣老爺妾氏的黃花閨女feel啊[/馬修]。。。哎喲喂!XDDD

2009/03/14 23:28 | kris [ 編集 ]


 

猎奇真美!全太生日快乐哇XDDDDD~~~~~~

2009/03/14 18:52 | 药 [ 編集 ]


| TOP |

自助下單平臺

店長工作證

全

Author:全
(・ω⊂)
猥琐家
大鹹者
心之炮友
淫油濕人

貨物品種

最新買家

最新產品

全然惡友賬

踩點看貨

00315 hit:淇奧 ‖ 01712 hit:毛K

02012 hit:moon‖ next hit: 12012

四海客來

加盟惡友連鎖店

讓這人變成惡友(真的假的?!